2019年的俄罗斯让普京的火气有点大!

大过小事2019-12-30浏览 42 评论 0

(一)

那一年,他才47岁。

1999年12月30日,他以俄罗斯年轻总理的身份,告诉迷茫的俄罗斯人:这个大国确实衰落了,可能需要整整15年,每年必须增长8%,人均GDP才能达到葡萄牙人的水平,即使这样,还无法“进入世界最发达国家之列”。

一天后,12月31日,重病缠身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突然告诉他:请照顾好俄罗斯。然后,叶利钦立刻宣布辞职,震惊世界。

这个年轻人,从此成为俄罗斯的最高掌权人。

他就是普京。

如果从那一天算起,他执掌俄罗斯正好是整整20年。

人生有多少个20年?

当年曾经想嫁给普京的大姑娘,早已成了大妈;曾经仰视普京的小姑娘,也早已嫁作了少妇。尽管普京,似乎又从婚姻中变成了单身。

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已经67岁的普京,火气着实有点大。

他不止一次的发飙,甚至几度爆出粗口。

在一次讲话中,他炮轰欧洲国家正在掩盖二战的真实历史。他说:

过去,他们与希特勒串通一气,并为他的反犹太主义运动叫好;现在,他们开始拆除苏联红军的战争纪念碑,并试图将苏联与纳粹德国划等号。

愤怒溢于言表。

他更直接点名当时波兰驻德国大使利普斯基,说有充分的证据,波兰人当时和希特勒勾结,利普斯基甚至承诺,如果希特勒反犹,会在华沙为希特勒树碑。

说到这里,普京开始破口大骂:

他是一个混蛋,一个反犹的猪,没法用其他词汇来称呼他……

这么狠辣的词语,甚至毫不客气地将提到了二师兄,这样爆粗话发飙,近年来还是很罕见的。

愤怒的波兰随即召见俄罗斯大使表示强烈抗议。俄大使耸耸肩说我完全支持总统,“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来教我们”。

俄罗斯和波兰,这两个恩恩怨怨的国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

普京发飙的对象,不仅有国家,还有国际组织——奥委会。

就在这个年底,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宣布,因为公然兴奋剂违规,对俄罗斯禁赛四年。

也就是说,这个体育大国,将再次被整体拒绝在了奥运会大门外。哪怕俄罗斯运动员个人身份参赛,哪怕得了冠军,升国旗、奏国歌,休想!

这可能是普京近年来蒙受的最大羞辱了。他怎能不愤怒。在日前记者会上,他痛骂这个决定:不仅不公平,也不符常识或法律。

他此前更痛骂:

WADA没有针对俄罗斯奥委会提出诉求,因此,根据奥林匹克宪章,俄方理应携俄罗斯国旗参赛……另外,自从罗马法时代,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不应具有集体性质并涉及与违法行为毫无关系的人员。因此俄方有理由认为,WADA采取这一决定不是旨在保护这一领域,而是具有政治特点,与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毫无关系。

作为总统的普京,近乎以一种近乎发飙的方式,宣泄了对WADA的强烈不满。

按照俄罗斯官方的说法,俄必须携带国旗参加明年的东京奥运会。

让俄罗斯带,违反奥委会的决定;不让带,北极熊发起飙来,那可是要玩命的。

这不是给安倍出了一个大难题嘛!

(二)

铁腕、强硬、冷血,是普京的特点。

一场淌血的车臣战争,让普京的强势和霸气展露于世人面前。

20年前,对于恐怖分子,年轻气盛的普京这样说:“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在机场抓住就在机场击毙,在厕所抓住就把他淹死在马桶里!”

羸弱的俄罗斯,也呼唤着政治强人的出现,年轻的普京则成了最理想的总统。

借助于大宗商品的牛市,他把俄罗斯从分崩离析的边缘拉回,即使目前面临西方各种制裁,俄罗斯仍保持着财政盈余,外债很少,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之一的黄金和外汇储备。

2012年,俄罗斯人均GDP,也一度达到了葡萄牙的水平。尽管随后又掉到后面,尽管俄罗斯整体经济规模,也就中国广东省那么大

但俄罗斯更强势的,是在全球政治和军事舞台上。

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这个以爱发飙著称的克里姆林宫新主人,以“谁惹我我打谁”的形象著称于世。

格鲁吉亚不服,打格鲁吉亚;乌克兰不服,克里米亚拿下;叙利亚有麻烦,战斗机过去一顿炸……兵行险棋、剑走偏锋,一直是他的喜好。

美国参议员舒默说,普京就像“校园里的一个恶霸”。

奥巴马调侃他,总是一个破坏分子,是“坐在教室后面的无聊的孩子”。

希拉里则抨击他,“总是在试探我,一直逼我”,普京“渴求更多权力、更大领土与影响力”。

强硬的民族主义倾向,让普京自然成为战斗民族心目中的英雄,所以过去20年后,他的支持率一直让西方政治家羡慕不已;但大国沙文主义的黑影,也让周边很多国家对他既敬更畏,比如乌克兰,比如波兰,等等。

20年后,在普京的运筹帷幄下,俄罗斯重返中东,成为一个关键的角色。

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没有他,不是土耳其没有了埃尔多安,就是埃尔多安没有了土耳其。

最戏剧性的一幕,则是土耳其伏击打下俄战机后,普京很愤怒,但在土耳其军事政变之际,他主动向埃尔多安通风报信,感激涕零的埃尔多安随即倒向莫斯科,并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美土关系出现裂缝……

因为普京,中东地缘政治正在发生重大深远的变化。

俄罗斯,也成为最让西方头疼的国家。

(三)

克里姆林宫,2000年6月。

普京招待了他接触的第一位美国总统——克林顿。他带克林顿参观富丽堂皇的克里姆林宫,为他举行奢华的晚宴和爵士音乐会,双方都很高兴。

普京问克林顿:俄罗斯能不能某一天也加入北约?

克林顿当即回答:我不反对!

当初就像一对恋人,关系好到只差去领最后的结婚证;但20年后,不仅分道扬镳,而且几乎是老拳相向。

2014年索契冬奥会更是一个转折点。在普京欢迎八方来客时,后院乌克兰 的亲俄总统被驱逐,乌新政权倒向西方。普京也毫不客气,冬奥会一结束,马上吞并克里米亚,乌东部也由此战火绵延,一直打到现在。

俄罗斯和西方矛盾彻底激化,普京当即被驱逐出八国集团(G8)。

两年前,他手下几乎所有高官,上至他的总理梅德韦杰夫、外长拉夫罗夫,以及俄各强力部门的首长,下至俄罗斯一些银行的行长、天然气公司总裁等政商精英,更是都被美国列入制裁黑名单中。

很有意思的是,这个名单中,偏偏就没有普京。

所以,在一次集会上,普京援引苏联时期一部电影的经典台词说:“你知道么,我很生气!”

他随后痛骂这份名单是“疯狗在叫”(dogs bark),但这无法阻止“大篷车朝前行进”。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年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拿到了金牌第一,全国振奋。但也正是这场奥运会,俄罗斯被披露“系统性使用兴奋剂”,最终被逐出随后的奥运会……

福兮?祸兮?

(四)

普京必须反击。

20年前,他更多想向西方展示的是个人魅力;但现在,他更多展示的是超级武器。

对于美国撕毁中导条约,在日前国防会议上,普京最新的回应是,俄罗斯不怕。

为什么?普京的原话是:

今天,一种独特的情况出现在了我们最新和最近的历史中——他们正在设法赶上我们。没有一个国家拥有高超音速武器,更不用说洲际高超音速武器了。

美国正在还要追赶俄罗斯,这说得何其得意和霸气!

按照俄罗斯的说法,这款已经部署的高超音速武器,时速可以达到6125公里,可以搭载核弹头,能够避开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打击世界任何地点。

而美国,按照最乐观的预测,需要到2022年才能拥有类似武器。

在普京的字典里,进攻总是最好的防守。有底气,才有发飙的资本。

但这个世界,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

这个总是以一个霸气硬汉的形象出现,也何尝没有流泪的时候!

2012年,普京卸任总理,重新回炉竞选总统,在胜选集会上,他一时难以抑制,潸然泪下。

2014年,他到访蒙古国,当欢迎军乐队奏俄罗斯国歌时,普京也是泪流满面。

还有一次,是多年前参加完柔道教练的葬礼后,普京拒绝所有人跟随,独自行走在空旷的街道,他留给人们的,是一个总统的孤独背影。

有人说,这显现了他的霸气和刚强。

但一人行的背后,又何尝没有内心的一分孤寂和凄凉!

德国俄罗斯专家曼弗雷德·萨帕就说:“普京是非常孤独的,承受着巨大压力。”

当年,据说普京曾有一句话被各方转引: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20年,就这样过去了。

普京,不容易!

但接下来,或许更不容易。所以,2019年的最后几天,普京似乎更加愤怒了。

这个世界,确实也不是20年前的样子了。

来源:https://kuaibao.qq.com/s/20191229A047LO00

相关:

发表评论

87 + 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