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怎么样的深仇大恨,孙文斌要在医院残忍杀害51岁的女医生?

大过小事2019-12-30浏览 1,095 评论 0

矛盾起源于他的母亲:95岁的孙某氏。
这是一个经农转非进入城市的老太太,享受医疗报销待遇,每月还有生活补助费。虽然退休金不多,但拆迁后村委会分钱,年龄越大分的越多,超过80岁还给一次性奖励。

不过因为脑梗塞的后遗症,孙某氏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

她平时大多和小儿子孙文斌居住——兄弟姐妹五个,孙家大哥退休前在乡镇私企上班,喜欢养鸽子,大嫂原是“北二外”职工。姐姐孙英也已退休,住在原“北二外”职工公公留下的房子里。

55岁的孙文斌则生活拮据,曾是个屠夫。他早年在“北二外”做过印刷排字工人,后辞职,十多年前养猪喂牛,但都赔本:老是死猪丢猪,经常到传媒大学食堂掏泔水。离婚之后,目前处于无业状态。

12月4日,晚期肿瘤患者孙某氏呕吐不止、意识不清,几个儿女就近将她送往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值班大夫正是此次遇害的杨文副主任医师。

同病房的人回忆,孙文斌和值班大夫拉过家常,说他下过海、挣过大钱、养过猪,也干过兽医,卖过菜,还倒腾过服装。离婚了,孩子上学名额被有钱人顶了。在他描述中,自己命运悲惨,所有人都对不起他。

“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医生这样描述孙某氏的病情。

孙文斌的姐姐则称,此前母亲“有些喘”,在朝阳区小庄医院(朝阳区第二医院)住院,出院时身体各项指标检查合格。而在民航总医院急诊科输液后,本想离院的老人因状况不佳继续治疗,身体情况越发糟糕,出现高烧不退、昏迷等情况。

她说,另一矛盾在于想将母亲从急诊科(需要自费)转向住院治疗(可使用医保),但得到的回应是没床位。家里经济情况不好,母亲病情每况愈下,医疗费用不断增加,孙文斌不满总是唠叨,“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

一位医生回忆,因病情较重,当天本要由急诊科转入肿瘤科病房,但正是年底床位已满,便留在急诊科的重症监护室。
隔床患者家属也发帖称:“孙文斌说他母亲发烧,大夫开的点滴不对,导致高烧不退。一晚上,一直在找值班大夫说这事。孙文斌说自己懂医,就是大夫开错了药,导致的这种情况。”

上述医生的回忆文章提到,老太太全身重症感染并伴有心衰、心肌损伤,加上基础病多、高龄、自身免疫功能低下,治疗效果不好预后差是肯定的。我们和家属交代病情,努力说服家属同意检查,但完全没办法沟通。孙文斌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老太太死了,谁都别想活“。

之后半个月内,医生回忆,一家人不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每天都会因为细微病情变化和怀疑医生用药,不停吵闹、辱骂、威胁。“我们建议病人转院,建议家属走医疗鉴定,都不同意。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我们上班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

事发当天凌晨,孙某氏再次“喘得很厉害”,其他医生开了药但不见好转。当晚姐弟俩轮流陪护,孙文斌负责后半夜,他找到正值班的杨文医生,早上6点左右,双方交流几分钟后,他最终持刀杀医。

孙文斌的姐姐称,事发前弟弟没有透出要杀害医生的迹象。至于刀是从哪里来的,她也不清楚。而有医生回忆,这把刀在3天前就备下了,孙文斌早在四五天前就说要杀了她。

医生去世早上,孙某氏的家人还问值班医生,心率这么快,你们不管吗?下午还有五六个人围着质问,老太太什么时候可以住院,不让抽血检查、复查CT。第二天孙文斌的哥哥问,老太太为什么越治越差。“尽管早告诉过他们肌酐正常,血象好多了,但他们就是听不到。”

医生介绍,杨文医生遇害后,患者家属没有表现出任何愧疚,没有任何道歉的话。但是医务人员仍然尽心尽力地为患者治疗。12月26日晚,卫健委组织专家会诊,持续5个小时。但家属要求这位癌症晚期的老太太经过治疗后,能说能走。

12月27日,孙文斌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捕。当天下午,医院举行杨文医师追思会,孙某氏也被转至朝阳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减免一切治疗费用,目前仍处于昏迷状态。

好友表示,如果孙某氏能转入肿瘤科,也许杨文不会失去生命。

一般而言,像孙某氏这类高龄、全身多并发症,明显可能极大占用医保额度、治疗希望渺茫的晚期癌症患者,到年底各大医院担忧医保额度用完,往往不愿接收,即使接收,住院天数也限制在15天内。一些患者被称为“候鸟病人”,辗转于各大医院的住院部。

而一部分无法“住院”的病人,往往会被送到急诊科。这家医院不接收的住院病人,也是先转到下一家医院的急诊科,由急诊科再转到住院科室。

孙某氏的治疗过程中充满风险,家属情绪极端总是干预治疗,又对治疗结果抱有不切实际幻想。加之肿瘤科床位一直紧张,才让她在急诊科的重症监护室呆了20多天。其间急诊科曾提出转院建议,家属均不采纳。

但即使转入肿瘤科或其它医院,万一病人死亡,受害的也可能是其他医生。只不过,急诊科成为承担风险最高的科室,而杨文医生,成为这一风险中,全部后果的承担者

发表评论

16 +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