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穿旧衣服、系烂皮带,却贪达千万

大过小事2019-12-14浏览 91 评论 0
编者:

这位湘西州永顺县人民医院原党总支书记田吉云平常在人们眼中像一位清廉好官。他平常穿旧衣服、系烂皮带,但调查发现资产却达千万!现在做贪官都要学会游戏了

“我对不起组织多年的培养,对不起亲人朋友们的关心支持,对不起母亲的教诲与嘱托,也给自己30多年的努力和汗水彻底画上了耻辱的句号。”9月3日,在留置室内,湘西州永顺县人民医院原党总支书记田吉云含泪将自己的忏悔书递交给了办案人员。

今年5月,田吉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防线失守开贪门

出生于1967年的田吉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2岁时父亲因罪入狱9年,母亲靠讨米要饭将其养大成人。为了上学,在他人家中寄养数年。因知晓苦难的滋味,他始终憋着一股子劲,勤奋好学,并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永顺县人民医院。在这里,他的业务专长得到充分发挥,成为县里有名的骨科专家。
“他很能干,总是不甘落后,经常说‘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熟悉他的同事说。那时的田吉云积极上进,也正因如此,他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先后担任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县中医院院长及县人民医院党总支书记、院长等职务。

然而,变化也在此时发生。自2009年担任正职后,田吉云认为再也没有人能约束自己了,在医院里说一不二。不少医药供应商循着权力和利益的味道蜂拥而至。在医药供应商锲而不舍的“上门拜访”后,田吉云逐渐忘记初心。2012年,田吉云任县人民医院院长后不久,某医药供应商就“上门拜访”,向其提出给该院供应“大输液”的想法。彼时的田吉云,以“刚到医院就职,关系还未理顺,到时再看”为由拒绝了请求。可几个月后,当该医药供应商再次“上门”后,田吉云在与其达成利润平分的前提下,答应其向医院供应“大输液”的请求。2012年至2017年,田吉云共收受该供应商给予的“大输液”利润款141万元。

遗忘初心的田吉云开始一步步将手中的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任县人民医院院长期间,田吉云充分使用“院长实权”。如利用审核签批药品销售发票的权限,多次收受药品供应商给予的现金回扣;在药品供应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以平分利润的方式,收受他人财物;违规录用医院工作人员等。
田吉云在忏悔书中写道:“从担任领导职务后,自己就有些偏离了工作正常轨道……逐渐把自己的行为与工作方式方法从制度笼子里放了出来,从法制的轨道上游了出来,从正常的事务中滑向犯罪的深渊。”

煞费苦心装清廉

田吉云任领导职务十余年,对党的纪律和规矩十分清楚,他表面上也对纪律十分尊崇,在多个场合告诫院里医务人员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底线。

在同事、朋友和亲属面前,田吉云衣着十分朴素,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旧的,连请人吃饭都是吃大碗饭。一位认识田吉云的干部说,常见田吉云穿鞋不穿袜子,很难看出领导“范儿”,“穿的衣服洗得泛白,皮带起了很多褶皱好像要断了似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田吉云的贪腐行为则十分疯狂。办案人员介绍,对于熟悉的医药供应商和下属,从数千元的“红包”至几十万元的巨额贿赂,田吉云均收入囊中。一路伪装一路受贿,长达近十年。
为了将“清廉”的戏码演得更为逼真,田吉云一直居住在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单位宿舍内。干部们说,田吉云在台上讲纪律规矩,讲得可顺溜了。而这背后,田吉云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收受医药供应商及下属等人以“拜年”名义所送高档烟酒等礼品;违反组织纪律,买通他人通过舞弊的方式获得晋升正高级医师资格;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操办丧事,收受亲戚以外人员礼金。

田吉云戴着假面具,台上台下,人前人后,不断转换模式。在田吉云伪装清廉的道路上,其妻子戴某某扮演了重要角色。自担任一把手以来,田吉云将收受的不义之财均交由妻子戴某某(另案处理)保管。戴某某在田吉云的授意下,以其特有的“理财”方式将这些不义之财打理得井井有条,分别用于购置房产、门面、地皮及投资放息等。

“田吉云购置的房产、门面、地皮等,要么是用他爱人家族的名义购买,要么是用亲属的名义购买,这样做既可以规避财产申报又可以防止被人举报。”办案人员介绍说,就这样,田吉云自2013年就开始了他的“现金变资产”的“生意经”,几年间,先后购买了两套房产、四间门面、一块地皮等,与此同时,还有近百万元的欠条,资产逾千万元。

这种瞒天过海的障眼法,看起来天衣无缝,但事实证明,用赃款去赚钱终究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

对抗调查终被捉
2015年8月,田吉云就因违反工作纪律,被永顺县纪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在纪委调查问题时,田吉云有所收敛。但是,过了一段时间,田吉云自认为风声已过,又开始肆无忌惮地受贿。
“田吉云很谨慎,名下的银行卡内没有大额存款。”办案人员介绍,为掩饰自己的贪腐行为,精明的田吉云多数会选择在办公室完成“交易”,并把钱款存放在办公室不起眼的纸盒内,当积累到一定数额后,独自一人在夜里拿回家交给其爱人保管,并叮嘱将钱以他人的名义搞投资,以此避免存入银行或放在家中可能留下的隐患。
投资什么?田吉云选择放息。之所以这样做,田吉云有着自己的考量:“一来可以转移现金,放到别人头上,谁也查不到,很安全;二来可以生成一些息钱,总比把钱放在那里闲置要强;三来还可以拉近和老板们的关系,走得更近一些。”

2017年10月,田吉云被调往县中医院工作。自感没了实权的田吉云开始萌生了辞职的想法,“我已决定2019年辞职去开诊所或者到外地打工。”然而,田吉云还未来得及踏上自己规划好的“退休之路”,他的违纪行为就已经败露。

今年1月,田吉云得知县纪委监委和公安机关正在对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后,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担心调查组会顺着线索顺藤摸瓜,自己的违纪行为就会随之暴露。经过冥思苦想,田吉云心生一计,企图将还未转为“资产”的赃款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

“为让这些不义之财更为隐蔽,他可谓是处心积虑,全部以他人名义购房、车、门面等,就连存汇款的银行户头也是别人的名字。”办案人员介绍,此前,他收受了两笔工程贿款,为了把这笔钱隐蔽地处理好, 借用朋友妻子的身份证开设银行账户,并将银行卡藏匿在单位宿舍外的电表箱内。
田吉云自以为一切安排妥当,准备安全着陆。但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调查组早已全面掌握了他的违纪事实。在大量铁证面前,田吉云交代了所有违纪问题。
“如果我只做一名医师而不做医院领导那该多好?如果我能第一次坚决地拒绝那些红包礼品那该多好?如果我能及时醒悟,尽早向组织说明情况那又该有多好?”可以听得出他的懊悔,但是人生没有如果。田吉云走错了人生道路,最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严惩

相关:

发表评论

70 + 9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