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大学生补考两门挂科选择自杀,真的白生了这娃

大过小事2019-07-28浏览 785 评论 0
摘要:

一23岁大学生因两门功课补考均未通过,选择跳楼自杀了事。说家庭吧,也算有钱人,父母通过打拼能在北京安定能没有钱吗?我就闷了,老子一初中没毕业还没背景都能活得好好的,这娃怎么就因这点小事结束生命。那人家高考专业户像他这样不知道能死多少回。这娃就老天派来伤害其生他养他地父母地。

踌躇一夜的生死抉择:年仅23岁的他,从北京化工大学18层天台一跃而下……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哥、雷(音)哥,没有七哥就是我。小弟我先退一步了,这一退估计一辈子。”7月13日凌晨约两点,北京化工大学机电学院14级学生张通(化名),独自坐在学校宿舍六号楼18层天台上,录下了这样一段意图轻生的视频说词后,发了朋友圈,并屏蔽了其父母。

7月13日清早八点多,在天台上思考了一夜人生抉择的张通,加速跑纵身一跃,最终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一个年仅23岁的生命就此结束。
是什么原因,让踌躇了一夜的他最终迈出了那一步?公安部门认定张通为自杀,但其父母仍对儿子的死亡责任认定心存疑点,认为校方存在管理漏洞,最终让儿子的自杀意向成为了现实。究竟是什么原因压垮了这个23岁年轻人的生命?校方又是否如家属所言,存在一些管理上的疏漏呢?
7月24日,在接到家长报料后,津云记者来到北京对此事展开调查采访。

踌躇的一夜
7月12日,是张通返校领取结业证的日子,在父母看来,张通并没有任何异样。
但是,张通的父母却并不知道,他这次领取的是结业证,而非正常毕业所获的双证(即毕业证、学位证)。按照正常流程,2014级的张通原本应该在大学四年内完成全部学业,于2018年正常毕业。

但是,因为其有两门专业必修课《机械原理》、《过程流体机械》 ,参加正考、补考均未通过,因此其选择留校第五年跟班重修这两门课程,最终在第五年也未通过这两门课程最终考核(考核成绩综合了平时成绩、实验成绩、期末考成绩)。所以,他在第五年只能拿到结业证书(结业证书指具有正式学籍的学生,学完教学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但因个别课程或者实践环节考核不合格而未达到所在专业毕业要求的结业生,由学校发给《结业证书》)。

张通母亲陈妮(化名)向津云记者回忆:“当天,儿子告诉我们拿到了证书,但我们并不知道那是结业证书,儿子此前一直跟我们保证他重修班能通过,所以这次返校以为他拿到的是双证。那天,他还说晚上要和哥们聚一聚,转天再回家吃午饭。”

张通的老家在江西,父母十几年前来北京打拼,如今安家于北京,父亲事业有成。“所以,他说从学校转天回家,也不远,我就没想那么多。”陈妮含泪回忆。

但是,7月12日那天晚上,陈妮莫名的烦躁与焦虑,平日十点钟就能睡着的她,当天就是难以入眠。她本来想给儿子打电话再问候一下,但是忍住了,因为平日儿子有事情也不太愿意和父母讲,她担心过度关心会招致反感,就没有打电话。

陈妮后来才知道,母子连心,她的焦虑是有缘由的。陈妮说根据校方的表述,7月13日凌晨一点多,由于早前已办理了退宿,所以他借了同学的宿舍通行卡,刷卡进入了北京化工大学宿舍6号楼,乘电梯来到顶层,随后又打开了顶层的天窗,来到18层天台。

黑暗中,张通独自在这里思索着。凌晨两点左右,他以视频的形式发了一条朋友圈。视频中有一段语音与楼周围的场景。“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哥、雷(音)哥,没有七哥就是我。小弟我先退一步了,这一退估计一辈子。然后…就这样儿。”他这样说着似乎略带告别的话语。

7月13日凌晨,张通在朋友圈发布告别视频

但是,这条朋友圈他屏蔽了父母。“如果他没有屏蔽我,我那时候肯定能看见,当晚我根本难以入眠。”陈妮痛哭着说道。

据张通父亲张标(化名)介绍,后来,从儿子留下的遗物手机中,他发现了儿子当晚录制了多段短视频。“其中有些短视频涉及儿子隐私,有些是他和朋友告别的话,我不方便提供。”张标语气坚定地告诉津云记者,“我现在只方便提供给你其中两段视频,其中一段我有过剪辑,留下的是我认为关键的话语。”

在张通父亲提供的视频中,津云记者看到,张通当晚对着视频表示,“我要干什么呢,就不言而喻啦。其实在结果出来之前吧,我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是好的结果,那当然就按部就班。那如果是不好的结果呢,我也不打算去改变这个结果,就让它在我这结束吧。”“但是吧,我已经没有下楼的可能性了,这天台能下不能上,我开那天窗只能让我出来不能让我回去。所以吧,我就必须得在这解决了。

陈妮捂着脸,痛哭道:“这说明儿子当晚还是犹豫的,有想从天窗回来的意愿,但是他打不开天窗回不来。只拿到结业证对儿子的打击肯定很大,所以他才会留下视频说那样的话。”
就这样,在天台上踌躇了一夜的张通,于7月13日清早8点多,跳楼身亡。从爬上顶楼到跳下,此间间隔了约7小时。
万事具备与就此终结
张通的父母,到现在也不能理解儿子为何要做出如此极端的自杀选择,即使他只拿到了结业证书,他未来的路也并非是黑暗的。
就学业而言,陈妮说,北京化工大学可以让学生最久到6年学完全部课程,在6年内通过全部科目考核后,仍可以拿到毕业证、学位证双证。
而张通在拿到结业证书的同时,也拿到了“北京化工大学2015级结业学生课程补考重修有关事宜的通知。”里面内容显示,他可以再继续重修一年,考核通过后持结业证到教务处换取毕业证和学位证。
而就前途而言,张通其实已经找好了工作,只差拿着毕业证、学位证到单位报到了。不过,最终只拿到结业证的他,也可能因此而倍感压力。
而在生活上,家里人给张通买好了房子、车子,他在经济上是没有压力的。
“去年儿子决定重修一年的时候,我们还让他亲手写了保证书,保证他这一年来好好学习,一定通过要重修的两门专业课。他也一直告诉我们肯定能通过。”陈妮说,“后来,她反复跟儿子说一定要说实话,能不能通过家里都会帮助他,但是一定要讲实话。”但是,直到张通死亡,陈妮才知道儿子最终没有通过那两门重修的专业课。
今年6月27日,已经找好工作的张通,还在和母亲讨论上班穿什么衣服。“他当时看不出任何异样,现在想来,我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瞒着我们,还是他当时真不知道自己只能拿到结业证书的事情。”陈妮疑惑地说。
“我儿子从小学习就不错,他上初中时我们两口子刚来北京,人生地不熟,孩子上的是普通中学,但中考他考了年级第一名。后来考上了北京市第八中学重点学校。大学以600多分的成绩考入双一流、211院校北京化工大学。”陈妮回忆,“只是,上大学后从大三开始,他的成绩有所下降了,也有其他科目出现挂科情况。”
陈妮说儿子并没有提过自己有女朋友,所以她不知道是什么让儿子的注意力没有放在学习上。不过,让陈妮难以接受的是,儿子虽然很多事情不爱和父母讲,但却是一个很阳光、外向的孩子,实在想不到儿子会做出轻生之事。
陈妮给津云记者出示张通近期拍摄的照片,照片中张通笑得非常灿烂。

而今年的毕业晚会上,张通还主动要求上台表演唱歌,在台上他很放得开、节奏律动也很好。他唱着:“兄弟,不管什么时候回来哥几个懂你。兄弟,你的家就在这里…”
家属质疑学校存疏漏
7月24日,津云记者在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见到张通父母时,他们正和律师会面,沟通儿子这次死亡事件。
“警方确定我儿子是自杀,已经告知我们了。但是,我们认为儿子的死亡,不是校方所言的校方没有责任,我们认为学校存在管理疏漏,使得我儿子跳楼自杀行为成为了现实。”陈妮说。
陈妮回忆,她是7月13日儿子坠楼身亡后,才接到儿子同学电话,告知她儿子出事儿了。她立即赶到学校,却被学校工作人员以担心其情绪激动为由,不让她去看张通坠楼的第一现场。“如果不是儿子同学通知我,学校根本没有老师告知我儿子出事的事情。”陈妮气愤地说。
后来,陈妮还了解到,由于北京化工大学门禁实施人脸识别系统,7月12日张通是通过人脸识别进入的学校。当天晚上和朋友聚会后,由于张通6月25日已经办理了退宿,所以张通借了其他同学的宿舍通行卡,来到了并非张通原本所住的宿舍楼即6号宿舍楼,通过刷卡进入。他进入6号楼是7月13日凌晨一点多,并未有宿管人员出面阻拦。后来,张通来到了18层天台,在他手机录制的视频中,他曾表示“但是吧,我已经没有下楼的可能性了,这天台能下不能上,我开那天窗只能让我出来不能让我回去。所以吧,我就必须得在这解决了。”
而最让陈妮和爱人难解郁结的是,7月13日清早,儿子的同学通过其朋友圈看到了其自杀倾向的视频,立即通知了宿管和老师来找张通,这些同学也赶到了6号楼楼下。
“学校告诉我们的说法是,宿管当天清早得知情况后,用钥匙打开了通往天台的门。宿管亲眼看到,我儿子加速跑随后跳下楼的过程。”陈妮说,“但是,学校说天台没有监控,也不愿意说宿管是否在天台上劝说过我儿子、宿管和我儿子面对面僵持了多久,这些细节学校以怕给宿管留阴影为由,不愿透露丝毫信息。”
而张标介绍,13日清早有学校老师给儿子打过电话,儿子没接。“老师既然知道我儿子在天台上要自杀,为何不第一时间通知父母?如果通知了父母,或许结果大不一样。”
对于张通的死,张标说北京化工大学告诉他们,张通已经于6月25日办理了退宿等离校手续,就不是学校学生了,所以他们对这事儿没有任何责任。学校只愿意安抚性的给予5万元的抚恤金。
而张通的父母却认为,张通7月12日是因拿结业证才返校,证书日期写的7月12日,儿子也是通过门禁刷脸正常进入学校,怎么能说儿子6月25日开始就不是学校学生了?退一步讲,儿子7月12日还能进校,而且7月13日凌晨拿着别人的宿舍通行卡进入六号楼,宿管没有制止过,校方难道不是存在管理疏漏吗?如果没有这些管理疏漏,儿子也不会上了18层天台最后跳楼。
同时,7月13日凌晨到清早张通跳下期间,张通打不开天窗返回楼内,后来学校老师、宿管得知孩子在天台要轻生,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家长,这些问题是否存在疏漏?后来宿管在天台与张通面对面的时候,是否进行了劝慰,话语又是否刺激到了张通?这些都让张通的父母难以释怀,并欲通过法律程序,来判定北京化工大学是否存在管理疏漏与责任。
“我们想知道以上疑问的真相,如果校方有疏忽,就应该承认错误并承担相应责任。”张标告诉津云记者。
校方对此暂无回应
7月25日上午,津云记者致电北京化工大学机电学院张书记,他表示此事应联系学校宣传部来回应。津云记者致电该校宣传部,宣传部工作人员首先承认确有张通跳楼这件事。而具体细节、善后处理等问题,需要记者发采访函走学校宣传流程再做回应。
7月25日下午两点,津云记者向该校宣传部发采访函,针对家长所反映的具体情况是否属实,校方对张通之死如何善后、看待,以及家长提出校方存在管理疏漏的问题,与校方进行核实求证。发函后记者再次致电校方宣传部,对方表示需要先看一下采访函内容。
此后,在25日下午三点半、四点半,津云记者多次致电该校宣传部,宣传部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截至发稿时,该校并未对津云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做回复。
而津云记者在张通父母提供的学校和班级对张通的鉴定上看到如此评语:该同学诚实、热情、好学、性格坚毅,但不足之处有好胜心较强,学习上还需更加努力,心态有些急迫。该生在校期间,积极参加学校活动,表现良好,但学业上仍需继续努力。

Tag:

发表评论


4 + 9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