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晨取消巴菲特午餐并非生病

大过小事2019-07-25浏览 36 评论 0
摘要:

孙宇晨以450万美金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然而就有相约的前两天孙宇晨突然取消。孙宇晨说是因为自己生病了,其实根本原因是孙宇晨无法履约的真实原因是被公安部限制出境。”波场有爆雷风险,政府已经盯他很久了。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毒等不法行为。而且旗下“陪我”因涉黄被解散。

在7月23日宣布因突发肾结石取消与巴菲特的会面后,在网上引发热议。不少舆论消息直指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已被边控。
工商资料显示,孙宇晨旗下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陪我公司)已决议解散。
7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探广州陪我公司注册地,办公室大门紧闭,房间仅10余平方米,堆满杂物。据物业及周边人员介绍,从未有人在此办公,该公司6月底已经退租。广州陪我公司的办公室无人办公,沦为仓库 。

记者注意到,孙宇晨通过广州陪我公司及其母公司,运营“陪我”APP。2018年6月,新华社在调查直播平台涉黄开始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时,就点名“陪我”APP存在主播怂恿听众打赏刷礼物、收听挑逗性内容的情况。

注册地为10平方米杂物间

今年6月,被誉为“币圈营销之王”的孙宇晨以456万美元的高价,拍下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眼看午宴进入倒计时,孙宇晨却放了巴菲特“鸽子”。

7月23日上午,孙宇晨在其个人微博宣布:“本人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随后的24小时内,孙宇晨被曝旗下“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涉嫌赌博,其本人也被质疑涉嫌非法集资、洗钱,上了边控名单。孙宇晨随即进行澄清,称上述指控不实。事件至今仍扑朔迷离。
但可以确认的是,被质疑涉黄的“陪我”APP运营主体——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其子公司广州陪我公司已决议解散。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州陪我公司因决议解散进行注销,目前正在进行债权人公告,公告期为2019年7月18日~2019年9月1日。
7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广州陪我公司的注册地: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街外环东路232号13栋A108-1。该地址位于广州大学城的国家数字家庭应用示范产业基地研发园。在入驻企业指引栏上,记者未见A108门牌和广州陪我公司的相关标志。
记者随后找到A108室,但大门紧闭。从玻璃窗户往内看,房间仅10余平方米,十分逼仄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周边公司的员工称:“我们来这里两年了,都不知道这个公司,A108室一直都没人在。”

image

广州陪我公司办公室大门紧闭,窗户贴上了封条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帆 摄
物业管理处人士向记者确认,A108室确实租给了广州陪我公司,但其已经在6月底退租了。当问及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容得下多少员工时,该人士表示:“之前没有人在这里办公。”

“里面是仓库,都是管理处的东西,可能是挂了一个公司名在这里而已。”另一位附近的员工说道,“五月底六月初的时候,工商局曾经来找这家公司,也没找到。”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2019年6月27日,广州陪我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番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陪我”APP曾被点名涉黄

资料显示,孙宇晨为广州陪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对其全资持股。

据官方介绍,广州陪我公司参与运营的“陪我”APP,是一款基于通话的陌生人情感社交软件,曾提出“声值社交”的概念。

2018年6月,新华社在调查直播平台涉黄开始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时,就点名“陪我”APP。相关报道指出。在“陪我”平台中,有主播通过电台功能公开进行有挑逗性内容的音频直播,用“开车”等提供涉黄语音服务的代名词,不断怂恿收听者“刷礼物”。短短几分钟,主播就进账超过1000元的“打赏”,在线收听人数有3400多人。
在被质疑涉黄后,“陪我”APP承认平台存在不良信息,并宣布进行整改,集中清理涉嫌含有低俗内容的账号。

对于公司解散是否与涉黄有关,孙宇晨于7月24日在其个人微博回应称:“陪我APP第一时间配合监管机构进行净网行动,对平台部分由用户自发产生的负能量内容进行整改。我们旗下公司繁多,基于商业考虑进行公司新设与注销是正常经营行为。”

“陪我”APP也发布公开声明,指出音频行业专项整治确实存在,公司正在积极整改。“广州陪我公司解散属于计划内的公司资产重组,债权人仍是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解散之后资产回归母公司,不会影响母公司业务。”
但值得一提的是,“陪我”APP目前在应用商店已经下架,官网也无法打开。

发表评论


64 +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