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首富辅仁药业老板朱文臣列入老赖名单

大过小事2019-07-23浏览 10 评论 0
摘要:

河南首富辅仁药业老板朱文臣列入老赖名单,各位投资者注意

7月20日,一封拿不出分红现金的公告暴露了辅仁药业及其背后的河南首富朱文臣的窘境。

公告称,原定于2019年7月19日的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2019年7月22日除权(息)日、现金红利发放日,由于“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上述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

按照原定利润分配方案,辅仁药业将以总股本6.27亿股为基数,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1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6271.58万元。这意味着,在2018年净利润为8.89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为1.42元的辅仁药业却拿不出约6000万元的现金分红。

“打肿脸充胖子,没钱就说没钱,总不能借钱分红吧。”“这种公司只能用脚投票了!滚我远点。”闻此,不少股民在股吧内宣泄不满。截止2019年一季度,辅仁药业股东总数约为2.25万户。

为此,辅仁药业申请公司股票继续停牌,停牌不超过3个交易日。“停牌期间,公司将积极做好相关资金准备,另行安排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事项,并重新确定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关进展将及时公告。”辅仁药业表示。

2万股民踩雷,上交所紧急问询

 

针对辅仁药业无钱分红一事,上交所当天紧急发函问询。

要求说清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说明公司目前货币资金情况,分别列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及其存放方式、受限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辅仁药业合并资产负债表下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6亿元,未分配利润为27.84亿元;母公司资产负债表下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1.22万元,未分配利润为8983.57万元。明明公司货币资金有18.16亿元,却拿不出6000余万元的现金分红,这着实难以理解。

7月22日,辅仁药业董秘张海杰对健识局回应表示:“上交所已经充分考虑了广大投资者的关注点,我们在全力就上交所问询函进行回复,请关注公司公告。”

2006年,辅仁药业借壳上海民丰印染有限公司上市。同年,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后,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变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生产经营主体为其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

借壳上市后,辅仁药业业绩表现并不如人意。由于业绩不理想,辅仁药业一直没能分红,这在A股也是响当当的“铁公鸡”。

2017年,上市公司辅仁药业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开药集团100%股权,将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置入辅仁药业。辅仁药业称之为“跨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也正是这一年,辅仁药业试图摆脱“铁公鸡”的称号,首度决定分红,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人民币1.28元(含税)。

2018年,辅仁药业实现营收63.17亿元,同比增长8.92%;实现净利润8.89亿元,同比大幅增加126.67%;扣非后净利润为8.29亿元,同比暴涨3655.55%。业绩向好,辅仁药业决定继续分红。遗憾的是,等到真正拿钱的时候,辅仁药业却囊中羞涩。感到可能面临被放鸽子的2万股民,在股吧内怨声载道。

值得注意的是,辅仁药业控股股东已经异常困窘。6月以来,辅仁药业陆续发布控股股东股份遭冻结的公告超10余封。截止7月20日公告,控股股东辅仁集团与一致行动人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0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8.94%。辅仁集团持有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03%,累计被冻结股份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0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03%。其中已质押股份6795.14万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24.06%。作为大股东,分红的下发也一定程度上能缓解辅仁集团的资金尴尬。

据中国证券报引述一位审计机构人士的话报道,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子公司分红没到位。由于上市公司派发红利是由母公司派发,子公司分红不到位,母公司自然没钱可分。

2018年财报显示,辅仁药业应收股利3.53亿元,其中开封制药3.12亿元,河南辅仁堂4157.2万元。不过,辅仁药业拿不出钱的具体原因还尚待进一步披露。

实控人是河南首富,曾被举报骗贷百亿

尽管辅仁药业对股民一向小气,但其实控人朱文臣的财富却蹭蹭地上涨。

2012年,朱文臣以76亿元身家,位列胡润财富榜第166位,成为新晋河南首富。近一两年辅仁药业表现尤佳,朱文臣的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在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中,53岁的朱文臣以16亿美元(约110亿元)的身家,排在全球第1580名。

不过,朱文臣最近几年确实比较闹心。有报道以来,朱文臣最近一次亮相在公众眼前,还是2018年年末。在证券日报举行的论坛上,朱文臣表示,国家发布的一系列政策,包括推出国家医保目录、基本药物目录、一致性评价、加大对原研药替代、4+7带量采购等利好和影响是相互抵消的,企业唯一的出路就是创新。

朱文臣透露,到2021年,公司会有十个创新药进入临床上市,届时,辅仁药业的研发人员会突破5000人。这在财报中也有体现,辅仁药业提出了“创新药 辅仁造”的可持续发展战略,称“积极加强创新研发力度,为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保障。 ”

健识局注意到,今年7月,由于未履行支付“应收账款剩余本金1150万元”等,辅仁药业及辅仁集团、朱文臣等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此外,今年以来,朱文臣多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也就是说,朱文臣目前不能做高铁、飞机头等舱、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而在4年前,时值辅仁药业重大资产重组,朱文臣被实名举报“超生、骗贷100亿”。至今《人大代表、辅仁药业董事长、河南首富朱文臣超生、骗贷100亿》的相关帖子还在网络流传。超生、包养情妇、贿赂官员、贷款诈骗、洗钱、侵吞国有资产,举报帖长达13页,细数了朱文臣犯下的“七宗罪”。

“胡说八道。”朱文臣曾对此回应。

4年后,困窘的辅仁药业似乎没了这份底气

发表评论


87 + 9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