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讲郭台铭继承者刘扬伟

大过小事2019-06-22浏览 116 评论 0
摘要:

为了竞选台湾主席位置,富士康创始人熟地老决定“离”,把精力全部用在竞选上。执掌45年后,郭台铭终于敲定“离场”时间。

6月21日,鸿海精密(又名富士康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富士康”)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会后,该公司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郭台铭本届任期在6月底届满后,改由S次集团总经理刘扬伟接任,7月1日生效。

作为全球最大代工制造企业的创始人,郭台铭的接班人历来是媒体和外界关注的焦点。对于刘扬伟的当选,外界说法不一,有人谓之“黑马”,原因是早在世纪之初就被看好的卢青松和戴正吴皆未“转正”,其中前者曾主导版图最大、毛利最高的业务,而后者是富士康刚上市的公司发言人,先后拿下索尼PS大单和参与收购夏普并完成扭亏。讲讲郭台铭继承者刘扬伟

不过,也有人谈到刘扬伟因曾担任郭台铭特助而深得郭台铭信任,两人曾一起拜妈祖、打高尔夫,甚至是跑去专门吃牛肉面。

 

接班计划早提出

刘扬伟“群雄”中夺得C位

截至21日,富士康市值已达到9081亿新台币,管理好如此庞大的机构显然并不容易。前富士康执行顾问信怀南曾对外表示,郭台铭是一个凡事都要自己处理的人,甚至连副总裁买机票都需要其签名批准。

熟悉富士康的人甚至会告诉你,其官方披露的组织图向来只是给外人看的,因为在内部对所有高级主管都有另一套运作方式,而这被称为“郭董版”。财务长黄秋莲因为是郭台铭最信任的人,而被内部称为“钱妈妈”,但在此轮对外沟通中,主管黄德才则被称为“财务长”;富士康旗下群创光电也是如此,其早期总经理、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各有分工,分别向郭台铭汇报。

这样的变化,苹果iPhone出来前更是一种常态,因为富士康就像一个3D组织,各种事业群和业务交错缠绕,单位之间随时会被排到不同的事业群,因客户的需求而不断变化。也因此,与富士康商谈并不需要看头衔和职称,而是要知道具体是谁。

实际上,早在2002年股东大会上,郭台铭就已经开始谈论“接班”计划。当时他表示要提升20位总经理,每个总经理都要有负起每年500亿营收的能力。2002年,富士康营收首次突破3450亿元新台币,是2001年的2倍多。2008年,郭台铭更是明确列出了三项标准:年龄50岁以下;有能力经营一个3000亿营收的事业,且每年增长超过三成;要有国际运作的经验。

但对每一个候选人来说,更不容易的是郭台铭对他们的容错率。因为一旦失败,就基本意味着“失宠”。2000年郭台铭决定投资30亿美元发展光通讯,起名“凤凰计划”。当时郭台铭身边红人是副总经理张炎光,但后因计划受阻,办公室人员裁撤,张炎光丢了筹码,只得黯然离开。

一方面,外来的和尚在富士康往往失灵。为了发展手机,郭台铭曾先后找来毛渝南和骆建国,二人一个曾担任北电大中华区CEO,一个为前“经济部”技术处顾问。但前者只干了三个月,后者不到一年。

曾任微软中国首任总裁和思科中国总裁的杜家滨,也在富士康仅干了一年多就离开。他曾对外表示离职的原因是无法获得独立施展才华的机会。他曾期望将公司搬离深圳基地,招揽人才,外部扩张,但这些都没有得到郭台铭的支持。

另一方面,由于郭台铭早已对外表态不打算让子女接班,所以在鸿海内部启动了智囊团的形式管理。郭台铭曾对外将这一种分权分利的方式称之为“联邦体制”。2014年1月,郭台铭宣布富士康组织改造,成立了当前的12个次集团,并认为每个次集团将来至少会有3-5家上市公司。

这样的思路延续到了2019年。由于郭台铭宣布其自身重心转移,富士康披露了一个九人经营小组。从成员名单来看,只有即将接任董事长的刘扬伟和副董事长的李杰资历最浅,分别是2007年和2018年加入富士康,而其他7名成员至少在富士康工作20年。黄秋莲更是1976年就已经加入富士康,此时这家公司才成立了2年。

 

“黑马”不黑

刘扬伟逐渐累计蓄能

2019年5月,富士康披露董事候选人时,曾发布公告。与其他候选人相比,刘扬伟的职务最多,包括担任富士康S次集团总经理、夏普董事、京鼎精密科技股份董事长、富泰康电子研发(烟台)董事长、大湾区半导体(珠海)董事长,以及虹晶科技、富奇想股份、晶兆创新股份、上海科泰华捷科技、成都科泰华捷科技、上海科泰世纪科技、福建创思教育科技、福建一零一教育科技等公司董事。

事实上,63岁的刘扬伟背景丰厚,其早年在中国台湾交通大学取得电子物理系学士学位,后在南加州大学取得电子工程与电脑科学硕士学位。他曾在美国创立主板品牌,后卖给富士康;担任CRT监视器公司华升的董事长,该公司后为富士康收购,更名为“鸿准”;担任IC设计公司普诚总经理,后加入半导体代工商联华电子。

而成为半导体“关键先生”或是刘扬伟的最大砝码。2015年8月,富士康有机会参股硅品,刘扬伟就曾代表富士康出席公开宣布策略结盟的发布。2016年股东大会上,郭台铭曾大力赞扬刘扬伟是集团内的半导体专家,并将其以富士康五大战将知名介绍给股东。

2016年并购夏普后,富士康将半导体的地位提升,郭台铭甚至表态“半导体我们自己一定会做”,当时刘扬伟与戴正吴一起进入夏普董事会。2017年,刘扬伟出任了新成立的S次集团总经理,他第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参与竞标东芝半导体。

对于半导体的布局,2019年6月,富士康法说会上,刘扬伟对机构投资者表态,富士康不会缺席。其思路是不做重资产投资,投入IC设计或制程设计的轻资产投资,并寻求相关厂商的合作,建立富士康的半导体版图。过去一年,富士康在广州、南京、珠海等大笔投资,皆与半导体有关,这些项目的背后操盘手就是刘扬伟。

刘扬伟早年也战绩显著。2009年,他曾被郭台铭点名负责当时热炒的上网本、智能本产品线。当时几乎所有品牌都选择了与英特尔和微软的Wintel联盟靠拢,刘扬伟则选择与Arm合作,并采用Linux操作系统,推出低于200美元以下产品,最后成绩亮眼。2010年,他出任创新数字产品事业群总经理,主要负责富士康未来方向的新思维科技事业群、开放式平台以及高雄软件园区软件平台。

夏普更是关键一票。其背后原因是,富士康为iPhone代工利润稀薄,而面板的价格与其利润相同,因此掌握面板上游资源,无疑会成为富士康扩大营收的基础。夏普的铟镓锌氧化物(IGZO)与OLED面板技术对于富士康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2018年富士康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只有8.64%,与2017年相比降低了1.48%。

虽然夏普被富士康所重视,但出任夏普社长的戴正吴并没有进入经营委员会。刘扬伟对外解释,戴正吴会在董事会层面参与决策,行使董事权利。但从六席的董事会名单来看,经营委员会占据四席,仍占有多数票。

不过,对刘扬伟来说,其将面临两个挑战:其一,由于苹果等客户的乏力,2019年将是富士康备受挑战的一年,其已准备削减成本,并裁员10%的非技术人员;其二,郭台铭仍身列大股东第一席位,截至2018年底,郭台铭持有已发行普通股9.58%,第二大股东“中信银郭台铭”持股2.89%,而富士康并未设置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郭台铭仍对决策有绝对的话语权。

刘扬伟虽然即将接棒董事长的职务,但从组织架构和股权结构,富士康背后的掌舵者仍将长期是郭台铭,而不是他人。富士康的真正接班人或许仍在寻找。

 

发表评论


85 + 5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