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法院亲子鉴定错误,受害人帮人养子20余年

大过小事2019-06-10浏览 71 评论 0
摘要:

养了20余年的孩子说走就走,这全怪法院与合作医院的错。因为他们20年前的亲子鉴定是错误的,如今发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当年为了找孩子把房子20万卖了寻子。没想到警方随便找了个孩子说是他的。最后来了一句别人的孩子也是养自己的孩子也是养。那你愿意这样不明不白地养别人的孩子吗?

连环错!保姆偷子26年还回 母亲却已在22年前找到“儿子”?。

27年前,重庆朱晓娟仅一岁的儿子被保姆抱走、三年寻子未果。1995年,河南警方解救了一名被拐卖的男孩,后被河南高院鉴定,男孩与朱晓娟是“亲子关系”,一起生活至今。

不过,命运似乎开了一个玩笑,去年1月,保姆现身,并将其亲生儿子送回。去年7月,朱晓娟就河南省高院当年的错误鉴定结论,诉至法庭,希望获得赔偿。

昨日(5月27日),新京报记者从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和朱晓娟处获悉,昨日上午此案进行了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但原被告双方未达成一致。

 

━━━━━

河南高院曾就当年错误鉴定致歉

新京报此前报道(详见报道:一纸亲子鉴定,真假儿子错换26年人生、如何面对真假儿子?丨保姆偷子、亲子鉴定错误,致养错娃20余年),1992年6月10日,朱晓娟年仅一岁的儿子盼盼,被家中保姆何小平抱走。此后三年,朱晓娟夫妇辗转寻子。

1995年,在河南省兰考县警方的一次解救拐卖儿童行动中,一名外形与盼盼相似的男童引起朱晓娟注意。为确定男童身份,1996年,朱晓娟夫妇通过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被解救男童与朱晓娟夫妇“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

重庆法院亲子鉴定错误,受害人帮人养子20余年

1996年,朱晓娟与刚找回的“盼盼”合影。

不过,在2018年1月,保姆何小平主动现身,并提出“愿意送回带在身边的盼盼”。

经过重庆警方的亲子鉴定,何小平送回的男子刘金心与朱晓娟是母子关系,而朱晓娟从兰考警方解救行动中抱回、并养了20多年的“儿子”,与其“亲权关系不成立”。

重庆法院亲子鉴定错误,受害人帮人养子20余年

2018年,重庆市公安局认定,朱晓娟与被解救的孩子亲子关系不成立。新京报记者王煜 摄

此后,河南省高院派出工作人员对当年的错误鉴定结论致歉,称因当年“技术不成熟造成”,并强调鉴定过程“不存在违规情形”。

2018年下半年,朱晓娟将河南省高院诉至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以期获得赔偿。在朱晓娟及代理律师看来,法院开展鉴定业务时,与朱晓娟构成委托关系,应当承担因鉴定错误而引发的相应民事侵权责任。

重庆法院亲子鉴定错误,受害人帮人养子20余年

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亲子鉴定。新京报记者 王煜 摄

━━━━━

因赔偿金额问题 双方未能达成调解

昨日(5月2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获得一份加盖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公章的民事传票。传票显示,朱晓娟诉河南省高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于2019年5月27日9时30分,在该院开庭,庭审理由为“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当庭未进行审理。

上午到庭双方,分别是河南省高院两名工作人员及律师,和朱晓娟及其代理律师。

昨日,朱晓娟告诉新京报记者,河南省高院方面这次主要是想谈赔偿问题,“我们提出的诉求是,我个人精神抚恤金赔偿100万元,我抚养小孩的经济损失,比如生活费、抚养费、学费、医疗费等,一共是290多万元。”

“他们觉得我提出的精神赔偿有些高”,朱晓娟补充说,从法律上讲,精神赔偿是根据当事人具体受伤状况而定的,并没有明确上限,“应该根据当事人情况而定,现在不好说。”

问及现在与养子的关系是否受此事影响,朱晓娟称,小影响还是有的,心情不一样了,“本来之前以为丢失的孩子找到了,一起生活了20多年,有感情了,以前的创伤本来抚平了,现在又被揭开了。”

朱晓娟的亲生儿子28岁,目前在江苏南通上班、生活。谈起亲生儿子,朱晓娟表示,他小时候没读过什么书,一直在外打工漂泊,2017年还得了抑郁症,“他现在跟我也有联系,过年过节都会到重庆家里来。”

重庆法院亲子鉴定错误,受害人帮人养子20余年

“亲生儿子“归来”后,2018年6月,朱晓娟跟他拍了一张合影。受访者供图

最终,朱晓娟与河南省高院方面因赔偿金额问题未达成一致。“河南省高院觉得索赔金额有些高了”,朱晓娟说。

发表评论


95 +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