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原文: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

大过小事2019-06-10浏览 4,450 评论 0
摘要:

曾在山东做副监事(非领导)一职的彭博女士因无法忍受被上级领导恶意降级打击报复,还言语死亡威胁。在长达近三年上访信函举报无果。当地政府官官相护,不理采后。不得已开通微信公众号,实名发文举报才得到社会关注。要论处罚山东省纪委监委也是一并要查的。这种肯定是受贿了的?不用脑子想,要不然30亿钱哪去了。这种官员应该死刑,因为以他的权力极有可能多年后改名换姓没得滋润无比。原文: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

原创: 晓彭 /副监事晓彭
尊敬的各级领导,全国网友,银行业同仁:

在我无意得知青岛银监局领导王忠坦的情妇生子之后。5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被降级,被跟踪监听,电梯里被死亡威胁的恐惧之中,而那个肆意戕害我的领导,仍在高堂之上,拉帮结派,打击报复,游刃有余的堵住我的每一条申诉

路。
彭博原文: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

被举报人王忠坦有情妇,一看就是个江湖老手

彭博原文: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

被举报人丁浩升有情妇,肥头大耳,这贪官的典型体貌。

今天,我通过网络求助社会,求助银保监会,求助各级纪委,向全国网友讲述,在过去五年里,我是怎样由一个副处级事业女性被迫害至面临开除的无助深渊,二位领导又是怎样心安理得提拔情妇的,欺上瞒下,山东省联社、济南农商行领导涉嫌渎职致使国有资产损失近30亿元的,我为我说的每一个字负责。

我的自白

我叫晓彭,本科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专业,目前在济南农村商业银行做副监事长。此前,我在山东省银监局从事农村银行监管工作。2011年至2014年,我被山东省省联社党委任用为济南农村合作银行监事长,行政职级为副处级。

这段济南农村合作银行的工作经历成为我人生的分水岭。向前,我兢兢业业,天道酬勤。向后,我屡遭报复,陷入绝境。

在济南农村合作银行三年后,我的工作迎来变动。

2014年末,山东省联社筹备组建济南农商行,在组建农商行领导班子时,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行政职级被时任山东省联社分管人事的副主任丁浩升写为“正科级”。我以为丁浩升是失误写错了。可是后来的事情却让我明白,这根本不是失误,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报复。

当我发现自己的职级被“人为”降低后,我找到时任山东银监局副局长王忠坦、丁浩升要求更正(丁亲口说是王忠坦让他这么做的)。从年初到十月,我一直在讨要说法,找了他们无数次,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期间,我不同意他们的蓄意降级,他们以此为由,山东省联社也未给我安排工作。整整将近一年的时间,我都在期待着他们给我回复这种莫名的降级给出说法。希望在等待中破碎。山东省农商行搬了新大楼,我竟然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这哪里是误会?这分明是蓄意迫害,排挤,对于相信奋斗意义的职场女性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我平时兢兢业业,多次获得单位奖项,为何会遭到如此对待?我搜索枯肠。想起两件往事。

2013年,原工作单位某同事生孩子,邀我陪同一起去医院,我以工作忙为由没有陪同,我的噩梦竟从此开始。后来,从该同事那里得知,她的孩子是时任省银监局副局长王忠坦的。我不敢相信这样的事:要知道,这个同事和王忠坦都有自己的家室,虽然他们的关系在单位曾是属于公开的秘密,但是如此这般生孩子,出乎我们的意料。后来,该同事在王忠坦的关照提拔下,一路升为山东省城市商业银行合作联盟公司党委委员。

与此同时,丁浩升也在系统内有着这种男女关系,原任济南农合行管理层,排行第六,因工作原因,素与我较多龃龉。

我和两个小三之间的往事构成了他们情夫丁浩升,王忠坦对我打击报复的全部原因。

2015年,一度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那段被搁置被排挤被报复,我患上了严重的心悸。

兢兢业业工作半生却这样的原因招致报复,我心灰意冷,我决定反击。

我向中纪委实名举报王忠坦、丁浩升等在单位发展情妇、违规提拔情妇等一系列违法乱纪问题。

在时任山东省联社相关领导的斡旋下,王忠坦、丁浩升等没有被追责。我的工作问题随之得到落实。

我以为这样息事宁人的安排将结束他们对我的打击报复,出乎意料的是。这拉开了他们对我打击报复的序幕。

2015年11月,山东省省联社任用我为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副处级)。在丁浩升的授意下,山东省联社不按组织规定开党委会,而是违规组织“六人会议(其中有王忠坦,丁浩升)定我为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会议明确规定不准我坐主席台”。目的就是对我降级使用。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根据“六人会议“落实我为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并走监事会程序为副监事长(副行级非领导职务)。我作为副处级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一职,没有得到省联社上的书面任用,丁浩升、马立军等仍旧可以对我的行政职级任意记录,这为其打击报复留下了巨大的操作空间。

我的担心在日后果然得到印证,我的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一职形同虚设。马立军等人从未下发分工文件给我,业务会、行务会议也不通知于我。只按照通知列席监事会而没有权利决策任何事。济南农商行副监事长的日子,我如行尸走肉,而他们却露出狰狞的笑容。

举报无果,被监控,面临死亡威胁

2018年4月,身心严重受创的我到中纪委驻山东巡视组反映我无法履行正常工作问题,该次反映的问题于5月份被转办到省联社,后无果而终。

10月18日,在我多次找省联社要巡视查处结果的情况下,省联社党组书记孙开连让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给我分工,并当着我的面授意办公室主任、马立军等对我的手机、家庭生活等全程监控,我的手机因此无法与外界通话,我立刻报警,却无法阻止这种迫害行为。这种高强度的精神压力使我身心受创,我精神高度紧张,多次头痛,并伴有心悸。

2018年11月,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给副监事长分工,再次将我的行政职级写成“副行级待遇非领导职务”。在单位的楼梯内,我向马立军协商恢复正常职级等,马立军恶狠狠地说:“再找,以后抓着你的事非弄死你!”。办公室刘峰在场,电梯监控亦可证明一个农商行的负责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公然以死亡进行威胁。这是何等的飞横跋扈。

我感到了危险一步步逼近。

2019年2月14日至今,我就“山东省联社及济南农商行某些领导涉嫌渎职、滥用职权、违法违纪及打击报复”等问题,曾向省纪委监委反映12次,向省委组织部反映8次,向国家领导人反映多次也转办到了省纪委监委。但是在涉事单位领导斡旋干预下,至今无任何查处结果,调查组没有与我见面。

更为疯狂的打击报复随之而来。

2019年5月,马立军不按照“党管干部”的规定,不按党委提名副监事长的任用程序,而是组织单位人员于5月22日暗箱操作选举职工监事的方式让我落选,并由副处级降到副科级,直降两级!在降级的组织谈话时,制造了组织所有的中层进行围观,并架着摄像机进行摄像直播的场面,公然的打击报复!

在马立军的暗箱操作前几天,5月18日晚上,我因长期心情受到压制,头疼心悸难忍,从晚上9点便开始向监事长薛建波等发信息沟通请假及交假条问题。他让我通过办公室主任转给马立军请假,沟通进行到12点,办公室主任传马立军的话说“工作忙不准请假休假,要请假就算旷工!”“请病假要病历”。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从不开通我电话。强忍着身体不适,第二天我将假条送到薛监的客厅并多次发信息告知看完病一起交病历,假条被送到人事部后又拿回来,看完病连病历一起交人事部又被退回来,仍然坚持说没有领导签字不行,请的病假算旷工。

2019年5月27日,无法接受违规直降两级我心悸厉害病倒了,我拿着病历找马立军请假,去办公室不见我,并授意人事部不接受没有领导签字的病假条。我只能将病历拍照发信息给相关领导等请假,第二天人事部打电话告知我说请的病假算旷工。恶意的打击报复,是要把我逼上了死路!

 

我被恶意打击报复

人为,违规直降两级我的行政职级,不批病假条,在我身心受创的情况下恶意刺激致使我心脏疼痛。孙开连,马立军等人对我的打击报复令我身心疲惫,痛苦不堪。

下面,我实名举报马立军,孙开连,王忠坦,丁浩升等人涉嫌渎职、滥用职权、违法乱纪及打击报复等问题。

我已被他们排挤打压,推入到深渊的边缘,无路可退。我承诺将对反映问题的真实性负责。

30亿大案,牵扯山东省联社、济南农商行领导层

2015年3月,时任济南农商行副部长李丹雨私刻假济南农商行假公章,并建立假账户,伙同济南四家公司,在中间人——北京某票据中介公司的介绍下与大庆农商行做票据业务,至2016年9月被我行发现时,已涉嫌诈骗近30亿!

李丹雨是因诈骗廊坊银行2亿元被移送至司法机关,而牵出30亿巨额资金诈骗大案,济南农商行本应当时向上级单位报送这起票据诈骗案重大事项进展情况,并通知大庆农商行及时中断该诈骗业务,共同向李丹雨等犯罪嫌疑人追回近30亿的信贷资金损失,但是因为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等担心自己被问责,恶意拖延,斡旋,隐瞒此事项。直至2018年4月,李丹雨当年做的诈骗的票据三年到期后,而这时,近30亿的诈骗资金已被犯罪分子挥霍一空。大庆农商行才起诉济南农商行负一半责任,赔款近15亿,马立军涉嫌渎职仍在为自己开脱责任消除证据,甚至对外把重大票据诈骗案说成是经济纠纷!而省联社一把手孙开连利用职权包庇马立军,不按照规定将马立军采取停职,追责的行为涉嫌滥用职权!且近30亿票据诈骗案涉嫌省联社资金中心!孙开连的行为,不仅是渎职,也是在为自己开罪!

作为济南农商行负责人,马立军为了推脱责任不择手段。而在其管理下的济南的农商行,内部管理混乱,各种弄虚作假的行为层出不穷。

2019年3月20日在没有听取董事会、高管层履职报告的情况下,监事长严重失职组织监事会11人走形式通过《董事会、高级管理人员年度履职评价报告》。全年指定一位监事参加董事会代替监事会履职,内控风险巨大!

2019年3月20日马立军在股东会上提议修改《章程》中多项重大事项中弄虚作假:没有将修改《章程》草案具体内容告知监事会及全体股东的情况下强行通过表决,严重违背股东及监事会意愿,内控风险巨大!

马立军的所作所为之所以如此大胆,也离不开省联社一把手孙开连的默许和不作为。两人为一丘之貉,除了共同在30亿的案件上不作为外,孙开连在人事任用等方面的做法和马立军风格一致,及其混乱,不合组织规章。

其一

济南农商行有法不依,严重违反《公司法》的规定至今已超过16个月不换届。济南农商行于2015年初成立,按照《公司法》规定必须在2018年初换届,但是至今没有换届,山东省联社及山东省银保监局至今没有对济南农商行负责人超过16个月不换届严重违反《公司法》的问题进行问责!

按照山东省联社规定:“班子成员换届年龄不足干满一届不再任用”。济南农商行在2018年初换届有五位班子成员干不满一届。这是省联社一把手孙开连,人事部长张君不作为“对济南农商行超16个月不换届不问责”的原因。其中监事长档案年龄是1961年串改年龄为1963年为了延迟退休,薛建波早已超过退出副职领导岗位三年!

其二

山东省联社负责人孙开连、人事部长张君违规突击提拔干部。在近30亿重大案件调查期间,于2019年2月24日(周日)突击组织人员提拔干部!周日下午突然通知大家到场,当场提拔正处级,副处级多名干部。

其三

山东省联社负责人孙开连、人事部长张君知法犯法,严重侵犯员工隐私!于2019年3月强行要求全省6万余名员工签署“员工行为管理授权书”。强行要求员工签署授权对家人、亲朋,资金、个人社会信息等多方面进行监控,严重侵犯员工隐私,影响极坏!

山东省联社和济南农商行内部领导层管理混乱有不少带病提拔等违法违规问题。

原省联社人事部干部科长刘建勋,将其妻王焕荣档案改小5岁(改成1980年),并作为新员工录入到济南农合行,很快提拔为审计部长。刘建勋于2018年1月被违规带病提拔为副处任省联社淄博办事处副主任。

2016年中央巡视组查处山东省联社资金中心小金库等严重问题,至今未对相关领导责任严肃问责!

山东省联社党委、人事部违反《党章》规定:设了八位省联社副主任的梯次选拔后备人员!于2019年3月27日,组织济南农商行(及全省农商行)进行设至中层提拔领导班子成员的梯次后备人员!

郑爱华在位其间,作为原济南农合行董事长,滥用职权,性质恶劣。山东省审计厅2014年期间审计发现,原济南农合行向已倒闭,已不向税务局交税的多家房地产皮包公司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近百亿!弄虚作假造成巨额信贷资金流失,但是至今没有追究原董事长郑爱华滥用职权的领导责任!

除此之外,同做过济南农合行支行行长的刘军海,在2012年期间向山东红帆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红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发放贷款1笔1900万,向该集团要回扣10万,红帆集团有限公司研究后派业务经理到刘军海办公室送了7万!在刘军海的授意下向山东红帆集团有限公司发放的贷款1亿多全部形成损失至今不问责!该集团非法集资问题非常严重。该集团1亿多元贷款全部形成损失,但是刘军海并没有被严肃追责,反而现任济南农商行信贷部长。

现青岛银监局局长王忠坦和原山东省联社分管人事副主任丁浩升两人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有严重生活作风问题。两人在外均有情人生子,甚至在其操作下,将情人宗蕾和鲁静调入单位领导班子,全然无视党的纪律要求。我们努力工作,拼搏一生到达的高度,而王忠坦和丁浩升凭借手中职权,肆意妄为,随意任命。

丁浩升的情人宗蕾,现任济南农商行合规部长。在时任省联社分管人事副主任丁浩升的关照下,宗蕾实现了几次的提拔连级跳,在短短的几年内就由基层员工升为济南农合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其不仅与丁浩升育有一女,还与原省联社一把手宋文瑄有染!

马立军,孙开连等人嚣张至极,藐视党和组织纪律,手握党和国家,人民赋予的权力却随意任命、随意降级。如今,一心为工作,干实事的我于工作上被排挤,与生活上以人身安危被威胁。那些身居高位者游刃有余地堵上了我所有的反映渠道。我已无路可走,也无路可退。

但是我不愿向他们妥协,也不愿接受违规降级安排,我本是副处级干部,对我的任用省联社应走程序通知济南农商行落实程序!

我求求各位网友,各位领导的关注,恳请上级有关部门对我所反映的上述问题,在查证落实的基础上,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并督促山东省联社落实恢复我工作,对我工作使用上的错误造成的影响要公开澄清说明,还我清白公道,对我身心受创进行精神赔偿!

求社会各界关注济南农商行30亿元诈骗案,求媒体朋友关注报道。我的电话13969166669,我愿意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微信原文:实名举报山东厅级干部生活淫乱,银行资产损失近30亿元

发表评论


86 + 5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