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氢燃料车”庞青年“空手套”大师的前世今生

大过小事2019-05-25浏览 62 评论 0

要检验“水氢燃料车”是否可行,我们拆开来看看就知道了。这种骗子能骗这么多钱,我们只能说那些人无知至极。有记者发现所谓的车,里面有充电装置。庞青年所说的水能饮用,记者排了15分钟没见一滴水,这位青年解释是机器坏了。真是笑话。那这么位青年是何许人也,他以前是做什么的?让新京报来揭露这个骗子吧。

曾经风光的浙商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又一次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据《南阳日报》5月23日头版报道,青年汽车集团的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这个号称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新能源技术受到广泛质疑。

一方面,庞青年一手缔造了“水氢燃料车”帝国,于2006年和2009年两度获“风云浙商”的称号;另一方面,庞青年近年诉讼缠身,被法院列为“老赖”,并因涉嫌合同诈骗被立案侦查。

庞青年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把最好的车卖给中国老百姓”。如今,“水氢燃料车”遭公众质疑,庞青年的造车梦何去何从?

记者实探“水氢车生产厂”:车间内两排车 水氢车仅一辆。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

“水氢燃料车”庞青年“空手套”大师的前世今生

骗子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

造梦

从最初生产的客车漏风漏雨,到占领豪华客车市场

浙江台州人庞青年出生于1958年,放过牛、卖过茶,也开过拖拉机。20世纪80年代,庞青年曾在家乡办了一家小厂子,生产自行车轮胎。

眼看自行车轮胎生意越办越红火,庞青年开始瞄准利润更丰厚的汽车轮胎项目。据媒体报道,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上一个汽车项目和一个汽车轮胎项目,所需的投资竟然相差无几,他心动了:“以前的县委书记只要有辆吉普车就很好,那时就要坐桑塔纳。高档客车的需求肯定越来越大。”

自此,庞青年走上了造车之路。

1995年,庞青年对当时的金华经济开发区主任描述了他的想法。于是,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成立,生产高档客车。

庞青年的汽车梦总算蹒跚起步了。不过,这个汽车项目并未取得成功。1995年至1998年,金华尼奥普兰厂共生产8辆客车,采用北方公司引进的德国尼奥普兰车型。庞青年曾介绍称,“那个车型比较老,8辆车子造出来,不是这边漏风,就是那边漏雨,卖不掉的。”

首战失败,不过庞青年并没有放弃。1999年,他通过股权并购,收购了合资公司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带着两个人到德国尼奥普兰公司。庞青年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站在那么现代化漂亮的厂房和汽车前面,我惊呆了。”

2001年,庞青年成立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引进尼奥普兰公司客车制造技术,专业生产青年·尼奥普兰系列豪华客车。随后,庞青年花了三年时间,使尼奥普兰系列客车占据中国豪华客车近70%的市场份额。

“水氢燃料车”庞青年“空手套”大师的前世今生

浙江金华,中国青年汽车客车生产车间

━━━━━

打击

与外资合作推青年莲花,因资金链断裂被破产清算

客车领域难以满足庞青年在造车领域的野心,他将把目光投向了乘用车市场。这一次,庞青年向负债累累的贵航云雀汽车抛出橄榄枝。2004年3月,庞青年的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汽车,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通过买壳,青年汽车正式吹响了进军乘用车市场的号角。

庞青年在客车领域的好运并没有复制到轿车市场,却成为青年汽车集团发展的包袱。庞青年曾试图通过引进富士重工技术振兴云雀轿车,但计划落空。由于贵航云雀的市场表现太差,担心影响富士重工在中国用户心中的形象,日本富士重工在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短短三个月后,正式宣布放弃云雀。

2006年,青年汽车先后与收购了英国莲花汽车的马来西亚宝腾汽车等企业签署合同,以宝腾汽车Gen.2和Persona为原型车,通过CKD(全散件组装)方式在国内组装生产汽车,同时将“贵航青年云雀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贵航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

然而,此后青年莲花身陷一系列纠纷中,而旗下车型竞争力也并不强,导致巨额亏损。2013年下半年,青年莲花出现资金链断裂以及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青年莲花做出了降低投资门槛拉拢经销商的办法,但是在收到经销商的投资和预付款后,却没有完全用于生产,导致产能严重不足。而付了钱却始终提不到车后,经销商纷纷选择撤出青年莲花的营销网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国内某知名汽车网站的青年莲花论坛里,有车主无奈向车友求助:“刚买车不到一年,质保期都还没过,4S店就黄了,我该怎么办?”而据媒体报道,曾有青年莲花原中层员工透露,“整车厂资金断链生产停摆导致经销商货源不足,进而引发大规模的退网,终端网络处于崩溃状态。”

2014年,青年莲花工厂大面积停工;2015年,青年莲花经销商亏损严重,拖欠购车款事件再次爆发;2016年及2017年,青年莲花先后两次被破产清算。

2017年7月31日,东杰智能(青年莲花汽车的债权人之一)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浙江青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青年莲花资产为23亿元,负债却高达30亿元,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最终由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正式破产。

曾有媒体提问庞青年为何青年莲花一直在做亏本的买卖,庞青年表示:“我们是在贴钱卖车,目的是通过低价销售,让更多的人知道、提前享用质量过硬的车。可以说,我们是在用钱树品牌。除了赚钱,我认为,汽车厂商造车、卖车,还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实现更大的社会价值,而不是把赚钱作为唯一的目的。”

━━━━━

手法

“收购萨博”撬动地方政府资源,转卖第三方涉诈骗

青年汽车集团回应“水氢车”:加水就能跑 但水箱里有金属催化剂。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庞青年曾是浙商风云人物。2006年和2009年,庞青年两度当选“年度风云浙商”,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现场与庞青年进行了“风云对话”,庞青年彼时表示,就算自己到了70岁,青年汽车也会依然“年轻”,充满活力,让中国人“花小钱,坐好车”的理念也永远不会变。

2008年,庞青年曾当选浙江省人大代表,不过,2017年,庞青年的名字不再出现在人大代表的名单中。这是因为,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庞青年向濒临破产的瑞典萨博汽车抛出橄榄枝。在庞青年认为收购萨博胜利在望之际,幸运之神却没有眷顾他。

据媒体报道,庞青年利用收购萨博汽车作为杠杆,撬动地方政府招商配给的煤炭资源指标并高价转卖。而收购萨博汽车失败,让这笔交易的各方均陷入僵局与麻烦当中。

过往资料显示,2011年8月18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莲花乘用车,计划投资90亿元,计划总共年销售548亿元,利税200多亿元。

双方协议约定,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6亿吨煤炭资源,配置的条件是“在青年汽车客车项目第一台整车总装下线后60天配置不少于1000万吨,剩余资源在项目弯沉厂房建设、设备进场安装、总投资完成50%以后”。

2011年8月26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计划投资200亿元,并计划形成年销售1126亿元,利税高达332亿元。

协议约定,鄂尔多斯市将配置给青年汽车集团AB项目的煤炭资源或开采矿权分别为10亿吨和6亿吨,配置的条件是“萨博AB项目土建基础工程出零米、主要设备订购完毕”。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佳合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

但是,收购萨博汽车失败,鄂尔多斯市政府不予青年汽车煤炭指标,青年汽车与亿佳合公司的交易陷入僵局。据报道,2012年4月以后,亿佳合公司法定代表人邹籍锋开始前往青年汽车集团所在地浙江金华讨要2亿元定金。据亿佳合公司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2012年11月与庞青年达成口头协议,庞青年先归还鄂尔多斯市政府1亿元,2013年1月10日左右返还亿佳合公司2亿元定金。但是,“到了2013年1月,再也联系不上庞青年了。”

2013年,青年汽车反将一军,将亿佳合公司告上了法庭。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年6月30日,青年汽车在杭州中院起诉亿佳合公司,称亿佳合公司没有根据协议约定向青年汽车给付2亿元履约定金,而且没有向青年汽车支付股权转让款10亿元和7亿吨深部煤炭资源转让价款23亿元及4.5亿吨深度煤炭资源转让款8亿元。虽经青年汽车多次向被告催讨,但亿佳合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而不付。因而,导致青年汽车并购萨博汽车的股权失败。

因管辖权异议,案件由浙江高院到达最高院,最高院最终裁定一审由浙江高院受理。

亿佳合公司认为,萨博收购失败的时间为2011年11月15日,青年汽车卖矿给亿佳合公司的时间也是2011年11月15日,亿佳合公司认为受骗了。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亿佳合公司认为青年汽车虚构在瑞典已成功收购萨博60%的股份,在鄂尔多斯市投资220亿,建立中外合资企业生产萨博牌汽车,年产30万辆的事实,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政府谈判,欺骗政府为其圈地,为其配置煤炭资源,并继续利用此虚构事实骗取亿佳合公司的定金。

最终,获得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然而之后,白山市警方多次前往浙江金华,均未见到庞青年。其间,庞青年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白山市警方违法立案插手经济纠纷。目前,此案仍未解决。

“水氢燃料车”庞青年“空手套”大师的前世今生

青年汽车集团

━━━━━

套路

多地上演“空手套”,8次被法院列为“老赖”

陈迪说:南阳水氢发动机 为何骗局总在三四线。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2010年,青年汽车集团来到宁夏石嘴山,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

据媒体报道,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可以得到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不过,同鄂尔多斯一样,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以微小的投入,换得了大量土地及众多煤矿资源,后经转手交易,卷走至少8亿资金。

青年汽车圈走的资金还有巨额生态保证金。2010年12月,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立了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以正义关煤矿作为出资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出任公司法人、董事长。由石嘴山国资委牵头成立的调查组的结果呈现,国马科技也将至少3.5亿元转出石嘴山。

除了上述地区外,青年汽车曾经在浙江海宁、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项目,但其中未有一家成形。

2013年,青年汽车海宁基地所有的项目已经停掉,土地也被当地政府收回。浙江省海宁市尖山新区已于2013年4月13日发布公告。

2010年,青年汽车正式签约入驻海宁,庞青年彼时放豪言称,青年汽车海宁基地15万辆产能的贡献能够“再造一个海宁”。

除了乘用车以及零部件项目的推进,海宁基地作为青年汽车的高端基地,还承担着新能源研发的重任。2010年5月29日,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在尖山新区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1.1912亿元,将形成年产100万只30万法拉(容量单位)汽车超级电容器生产能力。

然而,事实并没有按青年方面的设想推进。先是预计于2012年6月试生产超级电容器的计划一直没有实施,继而原定于2012年年底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拖再拖。

也是2013年,青年汽车从贵州六盘水的项目中退出。六盘水项目于2011年开始运作,计划投资25.75亿元,以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及汽车配件生产基地,目标是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但实际上,除了投产初期组建了一条临时生产线,组装了少量“青年曼”重型卡车之外,其他项目未有实质进展。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工商信息系统显示,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青年汽车集团14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8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此时的庞青年已经债务缠身。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庞青年及青年汽车拖欠平安银行9896.66万元,拖欠民生银行1.086亿元,拖欠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10.77万元等。

━━━━━

鼓吹

转向新能源项目,曾因骗补被工信部处罚

2017年,仅仅在青年莲花汽车宣告破产的一个月后,青年汽车就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正式下线,并宣称“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就能行驶。当时有媒体报道称,该车的车顶安置一个蓄水箱,车内特殊的转换设置可以将水转换成为氢气,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产生电能,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使得汽车行驶。

当时庞青年表示,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也就是科技成果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青年水氢燃料车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就能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惊人表现。

当时的庞青年因为青年莲花破产而焦头烂额,水氢燃料汽车成为可以吸金的项目。随后不久,青年汽车宣布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设立50亿元基金支持青年新能源汽车发展,但是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15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实缴资本仅310万元。

庞青年需要真金白银的支持,于是他到处为水氢燃料汽车鼓吹,直到2018年12月南阳高新区与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

值得注意的是,庞青年的青年汽车曾因新能源项目“骗补”被罚。工信部官网显示,2017年2月14日,工信部对青年汽车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确认青年汽车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撤销青年汽车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其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青年汽车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并责成该公司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

2019年4月2日,工信部公布了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车辆补助资金清算审核。青年汽车2017年一共申请了343台的新能源汽车进行推广,申请补助资金7417万余元。不过,清算审核数据显示,由于国家监管平台累计行驶里程不足2万公里和未接入国家监管平台等原因,青年汽车所申请的343台新能源车全部被核减,并没有拿到补助。

虽然没有拿到国家补助,青年汽车却拿到了省级的新能源汽车补助。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厅公示了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申报资料车辆信息,共5家车企的22553辆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款约8.9亿元。其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请数量为343辆,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

在工信部今年4月2日公布的2017、2018年度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中,记者再次发现了青年汽车的身影。这一次,专家组核定的车辆数为420辆,但青年汽车申请的补贴仅为3152万元。

庞青年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的英文名是“Youngman”。但细数他一路走来的造车梦,只留下一地鸡毛。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编辑 徐超 校对 柳宝庆

值班编辑 花木南 吾彦祖

发表评论


89 + 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