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总裁退休,退休金每天千3.2万

大过小事2019-05-24浏览 17 评论 0

作为全球最大豪华汽车集团的掌门人,66岁的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将于5月22日的年度股东大会后卸任戴姆勒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总裁。

据德国《星期日图片报》报道,蔡澈将得到德国有史以来支付给总裁级别员工的最高退休金,从2020年起将每天获得4250欧元的退休金(约合人民币32700元)。这笔退休金由105万欧元的年度养老金和戴姆勒集团现行养老金计划的本金组成。在此之前,退休金纪录保持者是大众集团总裁马丁·文德恩,每日3100欧元。

与此同时,49岁的戴姆勒集团研发总监及董事会成员康林松(Ola Kllenius)将接替蔡澈,担任新CEO,任期为5年。蔡澈随后将进入监事会,并在2021年成为监事会主席。

13年前,2006年,蔡澈上任集团CEO之际正是公司的低谷。那时,戴姆勒与克莱斯勒的合并未能证明其价值,宝马在2005年赶超梅赛德斯-奔驰成为全球豪华车销量第一。而到2018年,梅赛德斯-奔驰全球销量达到231万辆,领先于宝马和奥迪。

一方面,赫赫战绩为蔡澈树立了果断、力挽狂澜的“霸道总裁”人设,但另一方面,他“老顽童”的个人标签也十分鲜明。有媒体用“海象胡子、牛仔裤和街头食客”来概括他的个人特征。

跟其他德国汽车工业大佬们相比,蔡澈的职业路径也有所不同。

与蔡澈同在2006年上任宝马公司董事长兼CEO的诺伯特·雷瑟夫,早在2015年转任公司监事会主席,由年仅49岁的“少壮派”哈拉尔德·克鲁格(Harald Kruger)接棒;而在2007-2015年就任大众汽车总裁的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至今仍未摆脱大众汽车“排放门”事件的阴影。2019年4月,德国布伦瑞克检察院正式对文德恩在内的5名被告提起诉讼,文德恩涉嫌特别严重欺诈、违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多项罪名。

相比同时期德国汽车工业的掌门人,蔡澈见证了汽车工业更长时间的荣光。

打造全球最大豪华车集团

1953年5月5日,蔡澈生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3岁时随家庭回到德国。自1976年加入戴姆勒-奔驰,他跟这个汽车王国共同走过了43年。

2006年,蔡澈执掌戴姆勒,当时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正处于投资者的质疑之中。前任总裁施伦普(Jurgen Schrempp)主导下,戴姆勒-奔驰在1998年耗资360亿美元并购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并于同年斥资30亿美元收购日本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戴姆勒-克莱斯勒合并市值一度攀升至1080亿美元。但在合并后的9年里,位于美国的克莱斯勒经营状况一直不好,且与戴姆勒在企业文化上存在重大差异,三菱公司则亏损严重。

蔡澈对此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出售克莱斯勒和三菱的股份。2006年,日产汽车趁机收购三菱34%的股份,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由此诞生。2007年,私募资本Cerberus以74亿美元收购克莱斯勒集团80.1%的股份,戴姆勒-克莱斯勒这一横跨德国、美国、日本的汽车联盟由此瓦解。

在接受德国《星期日世界报》采访时,蔡澈承认,收购其他汽车品牌并不能增强公司实力。“我们拥有行业顶级品牌奔驰,整合其他汽车品牌的做法反而可能拖累我们,无论从支持奔驰品牌还是从增强公司盈利能力来看,收购都一无所获。”

聚焦之后,梅赛德斯-奔驰重新登顶之路并不顺利。在销量上,宝马在2005年便赶超梅赛德斯-奔驰成为全球豪华车销量第一。2011年,戴姆勒集团成立125周年之际,梅赛德斯-奔驰又被奥迪赶超,跌落至全球第三。

据彭博社,从2011年开始,蔡澈对内领导了梅赛德斯-奔驰的产品和形象复兴。在产品上,奔驰推出了GLA crossover和CLA紧凑型轿车,并在SUV战线上领先于竞争对手。蔡澈本人在出席公开活动时,更多以运动鞋、紧身牛仔裤和不系领带的装扮出现。此外,竞争对手受排放门丑闻影响,也助了梅赛德斯-奔驰一臂之力。2016年,梅赛德斯-奔驰重新回到豪华车销量全球第一的宝座,并连续三年成为豪华车销量冠军。

蔡澈时期的最后一个注脚,是戴姆勒集团近10年来的最大一次架构调整。

2018年7月27日,戴姆勒集团曾宣布一项传闻已久的重大分拆计划:将集团五大事业部重组为三家独立新公司,分别为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戴姆勒卡车公司(Daimler Truck AG)及戴姆勒移动出行公司(Daimler Mobility AG)。在外界看来,新的公司结构可以使戴姆勒在面对汽车行业的挑战时更加灵活。

不过这一决定仍需得到戴姆勒股东在2019年5月的年度会议上投票通过。如果得到批准,戴姆勒的重组计划将在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接任者的挑战

据澎湃报道,作为接任者,康林松目前在戴姆勒集团工作已有23年,是戴姆勒集团历史上首位非德国籍的董事会主席,也是戴姆勒历史上第一位经济学出身的全球研发总裁。

他的使命之一,是带领在内燃机驱动时代领先的奔驰,在电动车领域证明自己。

2009年5月,戴姆勒曾收购特斯拉近10%的股份。当时双方还宣布合作,将特斯拉的锂离子电池组和充电电子产品整合到首批1000辆Smart电动车上。但2014年10月,戴姆勒出清所持有的特斯拉股份,换得收益近8亿美元。2019年5月6日,梅赛德斯-奔驰的第一款电动SUV EQC下线。蔡澈表示,戴姆勒将投入超过100亿欧元用于EQ系列的扩张,以及投入超过1亿欧元用于全球化的电池生产。

在出行方面,戴姆勒的探索也一直在进行。

2016年,德国最大出版集团Axel Springer在柏林举办的投资者与科技公司会议上,蔡澈曾与Uber时任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一起接受访谈。

当时,Uber刚刚完成G轮融资,投后估值接近700亿美元,超过汽车制造商宝马、通用、本田,接近大众、戴姆勒。蔡澈被问及,在Car2go等出行业务开展后,戴姆勒对投资Uber是否有兴趣。蔡澈说,“我们只做可控的战略投资”,戴姆勒对出行公司BlackLane的投资是有主导性影响的,如果要投资Uber、且取得相同的控制地位,戴姆勒可能要花350亿美元现金或等价物,虽然戴姆勒是一家盈利很好的企业,但这不是近期会考虑的事情。

跟Uber谨慎保持距离的同时,蔡澈却在推动戴姆勒跟汽车公司在出行领域走得越来越近。

2019年2月22日,互为竞争对手的戴姆勒与宝马宣布,拟联手投资10亿欧元,围绕出行用车领域,成立5家合资公司。5天后,双方再度宣布将联合开发自动驾驶技术,聚焦于研发新一代驾驶辅助技术、L3/L4级别的高速公路自动驾驶和L4水平的自动泊车技术。

除此之外,5月9日,在中国市场上,吉利控股旗下的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与戴姆勒旗下移动服务公司Daimler Mobility Services GmbH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蔚星科技有限公司已完成工商注册。双方各占50%股权,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在出行方面,包括汽车租赁、网约车等业务。

据腾讯报道,对于自己亲手提拔起的接班人,蔡澈给与康林松极大信任,“无论他是保持原有的计划还是进行调整,都必然会与企业一贯以来的发展状况保持一致。我相信这个全新而且是非常有能力的管理团队一定能带领公司走得更好。”

但就在即将退休的5月8日,蔡澈对路透社表示,要恢复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利润率,戴姆勒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将面临艰巨任务。
2018年,戴姆勒全年销售额同比增长2%达1674亿欧元,但息税前利润(EBIT)下降22%至111.32亿欧元,净利润下降29%至76亿欧元。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戴姆勒2019年Q1息税前利润(EBIT)降至28亿欧元,同比下滑16%,净利润为21.5亿欧元,同比下滑9%。“自第一季度以来,实现2019年的财务目标并没有变得容易。”蔡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与此同时,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已导致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的研发成本从四年前的约80亿欧元升至140亿欧元(合157亿美元)。

据外媒报道,康林松正准备实施一项成本削减计划,目标是削减20%的管理成本,节省数十亿欧元。

另一项康林松所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巩固和提升奔驰在中国豪华车市场的地位。

中国市场被蔡澈视为奔驰的“第二故乡”,是奔驰“新能源战略里非常重要的基石”,目前也是奔驰全球最大市场。在经历西安奔驰女车主“车顶维权”风波之后,5月17日,奔驰宣布,2019 年 9 月 1 日,现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Nicholas Speeks)将接任梅赛德斯-奔驰美国及北美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职,现梅赛德斯-奔驰俄罗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杨铭(Jan Madeja)将接替倪恺的职务。

奔驰在中国市场将何去何从,也有待观察

Tag:

发表评论


85 + 8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