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套路网贷”欠债200多万致家破人亡

大过小事2019-05-23浏览 142 评论 0

又有人因不良“网贷”走上绝路,我要说贷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一个人为了赚钱,丧失了人性良心。那么我们就应该严厉打击这类不合法714的提供贷款人或企业。这样造成贷款者,间接死亡的应当坐牢并赔偿损失。国家应该出台政策,一旦发现可以举报,并查实执行一窝端的政策。贷款人也要擦亮眼睛看清本质,出现这类贷款者应当报警或者咨询律师。

2019年1月4日晚9点多,江苏淮安男子吴青带着母亲和两名亲戚来到妻子徐蓉租住的房子,敲了几次门都无人应答,找到钥匙打开门后一阵农药味扑鼻而来,只见徐蓉躺在床上已经不省人事,三岁的儿子在她旁边,身体已经变凉。

image

年轻女子深陷套路贷

28岁的徐蓉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村家庭,中专毕业后成为一名护士,后与吴青恋爱并结婚,2015年5月生下儿子。在她的朋友圈里,儿子穿的羽绒服要两三千,裤子也要1000多,她的化妆品多为国际名牌,有一套要3万多。由此,在徐蓉的朋友同事眼里,她家经济条件很好。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风光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作为一名护士,每月工资2000多元,丈夫是一名普通的个体户,收入有限。那徐蓉哪来的钱支撑她如此高端的消费呢?

image

image

2017年12月,徐蓉用手机上网时,看到一个借款广告,上面写着“无需审核、放款快、利息低”等。徐蓉进入页面查看,并根据提示填写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微信和QQ号等信息,没一会儿,她的微信就收到一个添加好友申请,徐蓉立即通过申请。很快,对方发来一张表格,让她填写自己的相关信息和常用的三个联系人号码。随后,对方告诉徐蓉,为了核实其身份和信誉度,放贷公司需要获取其手机通讯录里的所有号码。起初徐蓉有点犹豫,但觉得对方这样做也有道理,便同意了。按照对方提示,借助软件,让对方获取了自己的手机通讯录。

徐蓉提出贷款5000元,对方同意,但要求先扣除1500元利息(周息30%),7天后还款。到期不能还款的,可以延期,但需缴纳放款金额30%的延期费,如果到期后既不能偿还本金又无经济能力进行延期,则每天须缴纳本金的10%作为惩罚。徐蓉同意,在她打了借款电子借条后,很快收到了对方打来的3500元。

钱来得容易,花得也快。一个星期后,徐蓉没钱还款,向对方提出延期还款,并根据之前的约定,缴纳了30%的延期费。第二周,徐蓉向朋友借钱还清了第一笔贷款。不久,徐蓉手里又没钱了,再次向对方申请贷款,并要求将贷款金额提高,对方同意。很快,徐蓉再次面临到期无钱还贷的问题,只好不断延期拖延时间,欠下的债务也越来越多,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在多次延期后,放贷人要求徐蓉尽快还清本息,不再同意延期。可她拿不出钱,放贷人向徐蓉提出一个办法:可以向其推荐其他贷款平台,用贷来的钱归还之前的利息。就这样,徐蓉欠款的平台越来越多,承担的利息也越来越大。至2018年9月,徐蓉实际拿到了30万元左右,所欠的网贷却高达200多万元。

在债务黑洞中苦苦挣扎

2018年9月初,徐蓉和朋友赵昊在一起吃饭时提到,自己的表哥周健在省电力公司任科长,他老婆的干爸是省电力公司的一把手,因此周健手里权力很大,可以拍板很多工程,借用这个关系,周健的妻子注册了一个公司,每年可以赚到600万元。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昊告诉徐蓉,自己有个好兄弟叫刘俊,在无锡开了一个环保公司,大的电力工程肯定会有环保项目,如果有机会,希望徐蓉能把刘俊介绍给周健,帮他拉点工程,如果能成功,一定不会少了徐蓉的好处。当时,网贷公司已经开始频繁催债。徐蓉听了赵昊的话,一个骗钱的计划在脑子里形成了。

几天后,徐蓉发微信给赵昊,告诉他最近省电力公司有个大工程,里面有个工程与环保相关。赵昊听了,立即跟刘俊联系,告诉他有关情况,随后把刘俊的微信号推送给徐蓉。在聊天中,徐蓉又将周健的情况向刘俊做了介绍,刘俊非常心动,请求徐蓉介绍自己认识一下周健,徐蓉爽快答应。

徐蓉将自己以前使用过的一个微信号名字改为“周健”,并将该微信号推送给刘俊,说已经跟表哥打过招呼,后面的事让他们自己聊。刘俊立即添加了“周健”的微信。随后,徐蓉以方便联系为借口,拉刘俊、“周健”和自己三个人建了个微信群。

三人成为好友后,急于找工程的刘俊询问“周健”,最近是否真的有工程要招标,“周健”回答确实有,刘俊当时有点不放心,问有没有工程资料,徐蓉随即下载了一份电子工程资料,以“周健”的名义发给刘俊,并称这个工程刚好是自己负责的,一切顺利的话,9月28日就可以签合同开工。刘俊听了非常高兴,便拜托“周健”帮忙,并承诺一定会好好回报他。

9月23日,债主又开始催债,徐蓉决定实施自己的计划。她以“周健”的名义发信息给刘俊,说徐蓉的小孩要买保险,需要2万块钱。看到微信后,刘俊认为,这是“周健”在试探自己的诚意,立即让老婆通过支付宝给徐蓉转账2万元。拿到钱后,徐蓉当即还了一笔网贷。9月25日,“周健”再次发微信给刘俊,说徐蓉老公在外面差人家2万元,刘俊二话没说又转给徐蓉2万元。几天时间就花了4万,刘俊心里有点犯嘀咕,为了验证真伪,刘俊提出邀请赵昊、“周健”和徐蓉等人到自己公司,徐蓉和“周健”当即答应。

9月26日,赵昊和徐蓉先到达刘俊的公司,徐蓉告诉刘俊,“周健”和公司的黄总会来公司考察一下,但他们在忙别的事,第二天才能到。但到了第二天,“周健”告诉刘俊,自己公司有事,实在走不开,过几天让刘俊直接到南京签合同,刘俊信以为真。

此后几天,“周健”在微信里告诉刘俊,10月8日来南京正式签合同,并让刘俊抓紧时间准备一些工程资料。此后一个多月里,徐蓉以“周健”的名义发信息给刘俊,以徐蓉父亲做生意差钱、自己请领导吃饭需要打点等借口,先后多次要了约22万元。

见“周健”不停地向自己借钱,人却始终不露面,刘俊逐渐产生怀疑。为了验证真伪,刘俊几次拨打“周健”的电话,但对方要么是无法接听,要么是当即挂断,然后发微信说自己不方便接听。由此,刘俊开始怀疑“周健”的身份,然而,“周健”仍以各种借口向刘俊借钱,刘俊均予以拒绝并要求与“周健”当面谈话,否则自己将报警。徐蓉见事情已经无法隐瞒,12月28日,她约见赵昊和刘俊,坦承了全部事实。2019年1月3日,刘俊向警方报案。

为了归还网贷,除了诈骗刘俊的钱,徐蓉还向自己的同事和亲友借了不少钱。从2018年3月开始,徐蓉以各种借口向其闺蜜借钱,因为关系非常好,对方每次都直接给徐蓉转账。2018年8月底,闺蜜想买房,向徐蓉提出还钱要求,但徐蓉根本没钱还。经统计,徐蓉向她借了88万元。除了闺蜜外,徐蓉还以各种借口,先后向自己身边的亲友借下高额债务。一次,徐蓉的朋友聚会时,一桌十几个人,闲谈时发现,徐蓉竟向每个人都借过钱,其中一人被她借走了20万元。

毒杀三岁儿子后自杀

随着欠下的网贷和亲朋借款数额越来越高,徐蓉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难以维持,于是开始拖延还款。很快,债主开始上门追债。网贷公司利用之前掌握的信息,以电话、短信的方式,向徐蓉的亲朋好友狂轰滥炸,以此向徐蓉施压,同时,网贷公司还派人上门追债,并威胁徐蓉,如果不还钱,就在其小区拉横幅、发广告,让她身败名裂。此外,借钱给徐蓉的亲友也纷纷上门要债,徐蓉的公婆及丈夫多次追问其欠下巨额债务的原因,她都不说实话,因此与家人的关系日趋紧张。

为了躲债,同时不让家人受到骚扰,2018年底,徐蓉独自在外租房居住。儿子想念妈妈,她便把儿子接过来一起生活。转眼,春节临近,向徐蓉要钱的债主越来越多。此时,因为夫妻感情逐渐淡化,丈夫提出离婚,并多次催促她尽快办理离婚手续。此时,她有了一死了之的想法。

2019年1月2日,徐蓉从网上购买了6瓶农药。第二天收到农药后,她发现没有刺鼻味道,觉得毒性不行。为了在自己死后儿子有安排,1月3日中午,徐蓉发信息给丈夫,让他来自己租住的地方谈谈,想把儿子交给丈夫,但被丈夫拒绝。当晚,徐蓉又从一个种子店里买了8瓶毒性很强的农药,并写了一份遗书。4日,徐蓉收到赵昊发来的信息,称刘俊已经报案,并且咨询过律师,如果她再不还钱,警方将很快抓捕她,她将面临牢狱之灾。这些压力聚集在一起,她彻底崩溃。

当天下午,徐蓉拿出农药准备喝,想到丈夫不想要儿子,便决定带着儿子一起死。她将几瓶农药全部打开,拿了根吸管放到一个农药瓶里,递给儿子,儿子吸了一口:“妈妈,太辣嘴了。”然后吐了出来,她带着儿子到卫生间漱口。不一会儿,儿子开始呕吐,吐完后精神明显不振,说要睡觉,她将儿子抱在怀里。接着,儿子说身上冷,做过护士的徐蓉心里明白,儿子的毒性已经发作,她将儿子抱上床,自己躺在儿子身边,将剩余农药全部喝下,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徐蓉经抢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救治,三岁的儿子不幸离世。随后,医生打电话报警。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对徐蓉立案侦查,1月10日,依法对其监视居住。1月25日,徐蓉出院后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刑事拘留。2月1日,其被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批准逮捕。3月27日,警方将该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同时,根据徐蓉提供的信息,淮安警方对向徐蓉放贷的几个网络平台立案侦查,并很快将涉嫌套路贷的17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截至目前,上述17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Tag:

发表评论


75 + 8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