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周鸿祎合伙人齐向东分道扬镳

大过小事2019-05-05浏览 16 评论 0

三六零(601360.SH)4月12日公告,将转让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安信”)股权,两公司实控人分别是周鸿祎和齐向东,他们昔日曾并肩作战,就此将各奔西东。

据悉,不再是三六零子公司的奇安信,未来将谋求上市。两个人的合作轨迹,以及三六零在众多元老陆续离开之后的走向,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股权交易完成后,周鸿祎将与齐向东正式“分家”。奇安信独立后,未来将与三六零成为竞争对手。

齐向东与周鸿祎合作15年后分开

奇安信的实际控制人是齐向东,他和周鸿祎曾是老搭档。两人最早交集可追溯至2004年1月到2005年8月, 当时,齐向东担任雅虎中国副总裁,负责雅虎中国的运营和市场营销,周鸿祎担任雅虎中国首席执行官。

齐向东比周鸿祎更早进入三六零。2005年,齐向东成为三六零前身Qihoo 360的创始人,后担任董事兼总裁。周鸿祎在2006年8月起担任Qihoo 360董事长、CEO。自此,两人并肩作战,携手将Qihoo 360推上纽交所。

相较而言,高调的周鸿祎更像三六零的“形象代言人”,公众不太了解的齐向东则主抓公司内部事务。

当Qihoo 360在美国上市时,与周鸿祎共同敲钟的人当中,没有齐向东身影。当时,正是腾讯与Qihoo 360的纠葛(即“3Q大战”)火热之时,齐向东正在国内应付各类紧急事宜。

三六零通过股份置换重组江南嘉捷,2018年在A股市场上市。江南嘉捷公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齐向东是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原三六零全体股东中,只有齐向东和周鸿祎两个自然人,可见齐向东位置之重要。截至2018年底,周鸿祎持有三六零股票8.21亿股,占总股本的12.14%;齐向东持有三六零股票1.21亿股,占总股本1.79%,将在明年(2020年)2月解禁流通,比周鸿祎还早一年。

三六零将收回免费授予奇安信使用的上百项技术

在借壳上市之前,三六零投资了奇安信,专门做企业网络安全业务。

奇安信在2014年6月成立,2016年7月,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齐向东等其他股东与相关方签署了增资协议,增资之后,奇安信变更为三六零的参股子公司。

公告称,奇安信专注于为政府和企业提供网络安全产品和服务。本次股权交易评估报告披露,奇安信已经为包括中央部委和大型央企等客户提供网络安全保护。

奇安信权益价值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显示,该公司的网络安全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覆盖了80%的国家部委,60%的央企和80%以上的大型银行,主要客户包括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证监会、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等政府部门和企业。

公告显示,并入奇安信报表的公司达38家,包括360企业安全技术(北京)公司,还有天津、长沙、青岛等地全资及控股子公司。

周鸿祎介绍,股权转让完毕后,这38家公司也一起打包转让,和三六零就没有关系了,“三六零原来持有的奇安信股份是被其他新的投资人接盘了,齐向东并没有付出任何成本。”

奇安信有285项专利、437项计算机著作版权。不过,三六零2018年半年报显示,当时有135项商标及许可技术,由三六零免费授予奇安信使用。

三六零4月12日发布的公告称,未来,三六零将收回相关品牌、技术和数据授权。

也就是说,奇安信需自己补上这块短板。

不过,三六零投资的奇安信,其营收增速已经超过了自己。

20162018年,奇安信净资产从34亿元提高到79亿元;近3年亏损逐渐减少,20162018年,亏损额分别是1.14亿元、3.45亿元和1.57亿元;营业收入却大幅增加,20162018年,从6.56亿元增加到23.93亿元,3年间增加2.65倍。

三六零2018年报显示,其20162018年,3年间营业收入只增长了32.56%。

从2018年以来,奇安信先后宣布获得12.5亿元Pre-B轮、9亿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逾200亿元,快速成长。本次资产评估机构对奇安信的评估价值比此前略低,为165亿元,三六零所持股权转让价格37亿元。

也就是说,这次分手中,三六零从奇安信股权中赚了37亿元。对此,周鸿祎在4月14日召开的媒体恳谈会上很满意地表示:“从投资回报来说,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相当于老齐平均一年帮我赚了10亿元,挺好的。”

三六零回A后首届8名高管仅剩2人

“单干”的齐向东是否对三六零团队产生示范尚未可知,能知道的是,最近一年有余,三六零高管离职数量确实不少。

回归A股一年后,三六零第一届高管中除周鸿祎之外共7人(编者注:三六零回归A股后,齐向东并未进入新一届高管名单中),到现在刚刚一年有余,已有6人陆续辞职。如此短时间内这么多的高管离职,即使在人员变动频繁的互联网行业,也比较少见,上交所也关注到了公司高管层的波动情况。

今年3月11日,对三六零定向增发申请的反馈意见中,上交所要求公司披露重组上市以来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变动情况,披露相关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离职原因,并要求回答这些变动对经营稳定性的影响,是否构成重大不利变化。

2018年2月23日,三六零召开董事会,聘任了8位新任高管,周鸿祎任总经理,另有6位副总经理和一位董秘。

2018年4月16日,即董事会召开两个月后,就有两位高管离职。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姚珏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姚珏从2006年5月起在Qihoo 360任职,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联席首席财务官、首席财务官。按照进入三六零的时间算,在这届高管团队中,姚珏入职仅晚于周鸿祎,却成为这届高管中离职最早一批。同日辞职的还有公司副总经理廖清红,他从2016年4月起,任三六零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人力资源总裁。

2018年6月30日,公司副总经理杨超书面辞职。他从2015年9月起,任三六零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商务官。

2018年8月27日,公司董事会秘书张帆辞职,她从2013年在Qihoo 360担任首席法律顾问,后担任董事会秘书。三六零目前正在进行的定向增发,首次递交申请报告和回复第一次书面反馈,都是由张帆负责。

2018年12月12日,公司副总经理曲冰书面辞职,她从2011年2月起,在Qihoo 360任职副总裁。

今年3月6日,公司副总经理、首席安全官谭晓生离职。他曾在雅虎中国工作,与周鸿祎和齐向东是同事。2009年7月到Qihoo 360任职,历任战略投资总监、副总裁、首席隐私官。

至此,三六零借壳上市后已有6位高管离职。

三六零回复上交所时称:高级管理人辞去高管职务后,其相关工作均由原团队成员承接管理,团队协作与承接确保了公司业务不会因此遭受损失,不会对业务的延续性产生不利影响。

老搭档齐向东“独立门户”

周鸿祎:并不想再去找一个2号人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4月12日晚间,三六零公司(601360.SH)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对外转让所持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安信”)全部股权,涉及股权22.5856%,交易金额为人民币37.31亿元,此交易三六零公司获得29.8亿元的投资收益,同时收回对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权。

据了解,奇安信即从360集团(下称“360”)拆分出来的360企业安全集团,是360投资和孵化的一家专门从事政企网络安全业务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周鸿祎的创业伙伴、360的2号人物齐向东。此前市场已有传闻,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安全市场上最大的公司之一,奇安信有望登陆科创板,外界普遍认为,此次交易正是为了奇安信单独上市铺路。

为何在上市之前不是突击入股增持,而是出清股份“兄弟分家”?4月18日下午,360董事长周鸿祎接受了包括《中国经济周刊》在内的媒体专访,对于一系列外界关注的敏感话题一一作出了回应。

周鸿祎接受媒体专访,回答外界关注的有关分家热点问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I 摄)

“我和老齐两个这么‘狡猾’的老同志,能做一个双输的决定吗?”

“真的谈不上‘兄弟分家’,一是奇安信是2015年360孵化的企业安全公司,当时的目标就是今后独立发展;二是兄弟的说法太江湖义气了,在商言商,商业本质上是一种契约合作。当企业做到一定时候,大家想法可能不一样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任何人离开都很正常,只要符合商业契约就好。最怕是平时大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互称兄弟,可能到亲兄弟要明算账的时候,账算不过来,这是比较落后的思维。”周鸿祎表示。

据周鸿祎透露,奇安信(360企业安全集团)成立时,齐向东与周鸿祎双方就有协议约定,齐向东控制的企业主要从事to B安全业务,而周鸿祎不再从事这块业务,主要从事to C安全业务。同时,360将360品牌、技术、数据都免费授权给奇安信使用,但是,当奇安信上市时,就需要把这些还给360。

周鸿祎坦承,在网络安全的发展方向上他与齐向东有一些分歧。比如,周鸿祎希望做虽然没有短期收益,但可能会改变整个行业的事情,就像当年360做免费杀毒,改变了整个个人杀毒软件市场一样。但齐向东更倾向于有现实收益的模式。

不过,这并不是齐向东要离开周鸿祎的最重要原因。“老齐(齐向东)多次跟我唠叨过,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带出一家公司上市,亲自去敲钟。”周鸿祎说,在回归A股之后,齐向东套现了一些360的股票,这也是为什么360集团拆分出了企业安全业务给齐向东,并给了它投资、产品、技术、数据和品牌的原因。

周鸿祎还透露了一个细节。360在美国上市的时候,齐向东由于要坐镇国内处理危机,并没有参与360的敲钟仪式,这是后来他非常遗憾的事情。

“你问中国这些互联网公司的第一个创始人是谁,大家都说得出来,但问2号人物就鲜有人知道。这并不是说2号人物不重要,而是媒体的焦点和聚光灯会更多地围绕1号位。老齐和我十几年,一直合作非常好,他也从360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但每个创业者都希望成为1号位,要自己做一家公司,这才是对创业精神的最佳诠释,是人之常情,我很理解,也肯定会支持他。”周鸿祎说。

但奇安信面临上市,和360之间的关系就成为最大的障碍。“上市就要解决独立性问题,中国监管机构对于独立性要求特别严格,如果一家公司的品牌、技术、产品都免费来自另外一家公司,这会被认为是利益输送,甚至把360的办公楼拿出几层给奇安信用,都是不可以的。”周鸿祎说。

另外一个“雷”在同业竞争。“证监会对于同业竞争有非常严格的规定,这使得我们想留下一股都不行,我们要么抛股票,或者花比较长的时间梳理资本结构,但这意味着奇安信上市又要延迟两年。如果我们不卖掉股份,老齐就上不了市。当然,作为投资人,价格要合理。”周鸿祎说。

周鸿祎表示,360是一家公众公司,奇安信除了齐向东也有很多投资人,这个决定不可能是两个人兄弟情深或者兄弟反目的结果,而是正常的商业逻辑,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没有谁占谁的便宜。

“360退出奇安信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奇安信长大成人可以自己去闯世界,360也可以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和老齐这么‘狡猾’的两位老同志,怎么会做出一个‘双输’的决定呢?”周鸿祎说。

关于360出清奇安信一事,齐向东和奇安信公司至今都未曾对外进行过任何表态和对媒体发声。实际上,与素有“红衣大炮”之称的周鸿祎相比,在新华社工作了多年的齐向东面对媒体一直都极其谨慎和低调。

“360和包括奇安信在内的已有网络安全公司都不是竞争对手关系”

奇安信过去主要负责政企(to B)网络安全业务,to B是时下非常热门的产业方向,可以放开手脚的360会否未来和奇安信正面竞争?未来这块业务360打算怎么去做?

“现在的网络安全的政企市场是一个没有多大油水的市场,整体营收加起来100多亿元,整体利润不到一个游戏的利润。奇安信3年烧了50多个亿,但目前的营收也就是做到20多个亿。只能说这个行业未来有潜力,但现实很骨感。”

究其原因,周鸿祎认为还是在于行业本身,并非没有市场空间,而是还没有人将其真正做好。

“现在的政企网络安全市场疗效不明确。政府为什么愿意满大街装摄像头?为什么做安防的公司收入市值都比做网络安全的公司高?因为真的有效果,开一场演唱会都能抓到逃犯。你现在街边抢个包,两步就被拍到,到火车站就被抓住。反观网络安全行业自己,老是抱怨政府企业投入少,美国IT采购的10%会用于安全投入,而中国这个比例不到1%,而且还都是各种‘盒子’。真实原因就是没有实际效果。”周鸿祎说。

周鸿祎认为,现在绝大多数网络安全公司在做同质化的低价竞争,整个网络安全行业都在忙着卖“盒子”,很多产品没有创新,网络安全问题依旧没有解决。而政企客户之所以还购买一些网络安全产品,也是因为“不买不合规”,但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360要做这个行业肯定就要做与众不同的事情,市场已有的产品360会生态合作,但不会自己去做,因此我们和目前市场上已有的公司,也包括奇安信,都不是竞争对手关系,因为我们做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他说,360真正要做的事情,自己称之为“大安全战略”,包括网络安全大脑和网络安全大数据、提升国家网络安全能力等。

“现在网络安全公司排名排的是营业额、市场份额,这没有意义。真正有价值的指标是挖漏洞的能力、发现APT攻击的能力,这才是衡量安全公司的核心能力,而这也是360能做而别人做不了的。”他说。

在国家网络安全方面,周鸿祎说,360要做实网攻防,用效果评价网络安全,比如网上“朱日和”。

此外,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新兴领域探索网络安全服务和产品360也会涉及。

“360作为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但其实来自安全的收入少得可怜。就像360当年做免费杀毒颠覆了整个个人安全市场一样,我希望去做真正对网络安全行业带来改变的事情,干别人不敢干的事。虽然做这些事,需要依靠我们互联网业务带来的很‘庸俗’的收入,比如游戏和广告,但我还是要去做那些很高大上的事情,真正为国家网络安全创造价值,让老百姓的幸福生活不会因为网络安全受到损害。”周鸿祎说。

“我不关心360股价,关心了肯定会得心脏病”

360公司创建于2005年11月,2011年登陆美国纽交所,2016年7月完成私有化退市,2017年12月,借壳江南嘉捷成功回A股。回归A股之后,360的股票一度数日封死涨停,2018年1月,360最高股价曾达到66.5元,随后一路下跌,最低达19.65元。今年4月19日,360的最新股价为25.60元。

“我确实不关心360股价,因为关心了肯定会得心脏病。我们刚回A股时,不知被谁坐庄,炒到很高,又跌到很低。最高点和最低点,我都不相信。由于360回A股是借壳重组的,当时我们股票都是锁定的,外面的流通盘其实很小,估计有几千万、一个亿资金就能对股价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很多中概股回归都会经历这个过程。”周鸿祎说。

他认为,公司股价的高低并不代表360的真实价值,应该看企业做了哪些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我觉得现在360的股价是一个正常水平。如果我们继续推进我们的‘大安全战略’,企业会有更高价值。”

不过,齐向东的自立门户也意味着周鸿祎没有了2号位,周鸿祎也表示,确实很难再找到老齐这样的2号人物。

他说,美国有本书叫作《Power of Two》,很多创业公司都是两个人配合。有人擅长从0到1,有人擅长从1到n。“乔布斯是从0到1的人,库克是从1到n的人。我是从0到1的人,而老齐是从1到n的人。”

但周鸿祎表示,他并不想再去找一个2号人物,这也是360现在的发展阶段决定的。“当年我和老齐配合,遇神杀神,是因为业务单一,就是做杀毒。但现在360公司这么大,业务众多,要一个人有能力去覆盖公司各种业务,又要懂安全、又要懂游戏、又要懂内容,这是不可能的。”

周鸿祎说:“360其实不需要又一个2号位,而是需要为不同的业务找到自己的1号位,这样才能突破公司的瓶颈。比如360金融,360给它技术、品牌、能力,它自己也做出来了;奇安信也做出来了。未来我可能是一个介乎于VC和CEO的角色,外部投资和内部孵化出一批公司,构建一个生态体系。主要为业务找到合适的CEO,尝试拆分独立运作,给更多年轻人机会。”

发表评论


98 + 9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