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清失联男孩外公眼中的女婿

大过小事2019-04-29浏览 29 评论 0

看了乐清失联男孩 外公口述心中的女婿形象,感叹女怕嫁错郎啊!

“我女儿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在乐清市城东街道龙山头村,一脸沧桑的老陈对着镜头说。他口中的女儿,是乐清“失联男孩”母亲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4月29日在乐清人民法院受审。

2018年11月30日,温州乐清发生一起11岁男童小豪“失联”事件。在经历了当地警方“调用一切资源”查找,众多公益组织参与,父亲黄某悬赏50万元寻子之后,最终发现是孩子妈妈陈某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

她为什么要把儿子藏起来,谎报警情?乐清警方通报称,陈某此举是为了测试丈夫对她和儿子是否关心、重视。

image

娘家

没有一个母亲会轻易拿自己的孩子当筹码。关于背后的隐情,众说纷纭,有媒体报道说陈某涉嫌多笔网贷。而陈某的亲戚、邻居给出的说法是:老公给的钱不够她和儿子生活,她想向老公要钱,结果玩过头了。

龙山头村是陈某从小长大的地方,一栋几十年的老房子至今没啥变化。老陈年轻的时候在采石场腿被石头砸伤,干不了重活,至今还在当清洁工维持生计。当女儿被抓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丢死人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陈说,女儿基本不跟他们老俩口提家里的事。他只是后悔,当初不该把女儿嫁给黄某。“他戴个眼镜,摘掉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不知道女儿喜欢他什么。”

但他更生气的,是亲情的淡漠。女儿结婚十几年了,女婿很少来丈人家。“就结婚头两年来过,这几年都没来。我给他打电话,他就说忙。”老陈说。

女儿女婿的感情,老俩口一直无从知晓。“后来都是女儿一个人回来,回来她也不说,我也没问。”

“闹剧”发生至今已经4个多月,期间老陈想去看看外孙的状况,但没见着,他甚至不知道小豪现在哪里上学。“我给黄某打过电话,他都不接。”老陈说。

坐在简陋的床边,老陈首次面对镜头,“我女儿不是十恶不赦的人,请求法院轻判!”

image

老公家

十几年前,陈某离开龙山头村,经人介绍,嫁到了相对繁华的城东街道云岭村。她的人生轨迹很简单:在乐清虹桥镇的菜场开鱼丸店。

此前,鱼丸店一直是夫妻两人打理。直到2018年年初,黄某去上海做水产生意。

image

店铺

和老陈的印象不同,在隔壁店铺的英女士看来,看不出黄某和陈某的感情有什么问题。虽然分隔两地,夫妻关系依然很好。姑姑黄女士说,每晚他们两夫妻都会视频聊天。

“失联”事件发生前,小豪、母亲陈某和姑姑黄女士租住在虹桥镇振兴小区。找到陈某的出租房很容易,一提“失联”事件大家就能准确地告诉你楼栋门牌号。

如今,出租房里已经住进了另一户家庭。2018年12月5日,乐清警方公布案情,当天凌晨小豪的姑姑连夜搬离,回到了老家云岭村。

出租房空置了一段时间,直到今年春节后,现在的这家人才搬了进来。小豪一家再没回来过,“听说房租直到现在还没结清”,新租户告诉记者。这里年租金17000元,2018年2月份住进来时,黄家仅付了一万元,说好年底给尾款,事情发生后便没了消息。

鱼丸店也已转让给他人,出面办理转让手续的是黄某的母亲。

在云岭村黄家,一排三层半的落地房,每个门口都挂着红绳。当天,记者没有碰到一位黄家人。据周边邻居介绍,现在只有黄某的父亲在家,黄某的母亲去了上海照顾患病的孙女,其余人也都在外地。“小豪还在原来的学校念书,平时都托管在别人家。”一位邻居说。

庭审在即,记者拨通了远在上海的黄某电话:“陈某要开庭的事情,你知道吗?”

“这个你不要问我,你去问法院。”

“开庭的时候,你会回来吗?”记者还未说完,黄某就挂断了电话。

无论是何起因,无论判决结果如何,这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

一个男人没有了担当,这个男人就是废人

发表评论


61 + 5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