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海霸”梁槐

大过小事2019-04-14浏览 176 评论 0

2019-04-14 ,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对上诉人梁槐等人涉黑案作出终审宣判,裁定驳回梁槐等33人的上诉,维持原审对其定罪量刑。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诈骗罪、非法采矿罪、抢劫罪、收购赃物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梁槐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零五万元,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广东湛江“海霸”梁槐

回顾

2018年12月28日,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法院依法对一起38人涉黑案进行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诈骗罪、非法采矿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抢劫罪、收购赃物罪,数罪并罚,判处主犯梁槐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罚金二百零五万元,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法院经审理查明,九十年代中期起,梁槐纠集他人以未经工商注册登记的“飞越公司”为名号,使用暴力、威胁手段强制收购、强制定价,恐吓、驱赶、殴打渔民和其他收购商,逐步垄断江洪镇及附近海域、码头的海鲜收购市场。

在实施上述违法犯罪活动过程中,该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形成了以梁槐为首,人数众多、层级结构明晰、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梁槐及其组织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有组织地实施了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非法采矿、收购赃物等犯罪活动,威胁、滋扰、殴打不服从其控制的渔民及竞争对手,迫使江洪海域、码头的渔民、收购商接受其组织势力的控制,以此攫取巨额非法利益,并将这些非法利益用于购买作案工具、支付组织成员的工资的花费、为组织成员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后摆平纠纷赔偿医药费、拉拢国家工作人员,寻求非法保护等,以维持组织的运作。该组织长期盘踞于江洪镇一带,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秩序。

2017年,梁槐承包遂溪县光伏建设的电塔、变压站租地项目。为迫使农民出租土地,梁槐纠集约200名社会闲散人员进入村里的施工电塔附近,无视公安民警及政府工作人员劝阻,对村民进行恐吓、威胁,强行圈占土地施工后再低价赔偿,引起江洪镇群众的强烈不满,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经审理查明,梁槐还有强奸、强制猥亵妇女等犯罪行为

 

垄断海鲜市场攫取暴利

法院经审理查明,自九十年代中期起,梁槐纠集他人以未经工商注册登记的“飞越公司”为名号,使用暴力手段控制了江洪镇的螃蟹收购市场,并逐步形成以其为首、成员众多、分工较清晰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随后,该组织又通过强制收购、强制定价,恐吓、驱赶、殴打渔民和其他收购商等方式,逐步控制了江洪镇及附近海域、码头的海蜇、海螺收购市场,进一步扩大了势力范围,并从中攫取了巨额非法利益。仅案发时查获的该组织个别银行账户中,涉及垄断海鲜市场的非法收入就高达六千多万元。

使用威胁手段强租土地

2017年,梁槐承包了某光伏发电公司在江洪镇、河头镇光伏发电建设的租地、青苗赔偿等项目,其指使该黑社会组织成员强行租用村民土地、毁坏村民农作物,然后采用恐吓等方式,强迫村民同意租地和接受青苗赔偿。部分村民因不满梁槐等人的行为而阻止项目施工。为提高该组织的震慑力,以防止其他村庄也出现阻止施工情况,梁槐纠集包括该组织成员在内的200余名社会闲散人员,无视公安民警及政府工作人员的劝阻,对村民叫骂、威胁甚至殴打,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梁槐及其组织成员还实施了强迫他人交易,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无事生非、随意殴打他人、任意损毁公私财物,非法拘禁并殴打他人,故意毁坏他人财物,诈骗国家扶贫资金,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开采海沙,抢劫他人财物,明知是犯罪所得仍予以收购等违法犯罪行为。

湛江中院认为,原审认定的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作出上述裁定。

发表评论


26 + 7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