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悍匪之5-6董震、王宗方、王宗玮

大过小事2019-01-12浏览 74 评论 0

5.中国第五悍匪——董震(绰号:执法者)

中国十大悍匪之5-6董震、王宗方、王宗玮

中国枪界,南田北凌;若论刀法,与呼兰大侠齐名者,即,排名榜第五匪——董震。

董震,1957年8月3日,出生于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牛家佃。

直到92年,35岁的董震,还没攒够钱娶媳妇。和父亲(董祥),爷俩儿住一土坯房(以木材为框架,用黄泥和干草砌成的房子。至今,在农村地区还很常见)。

穷、35岁未婚,老实巴交的农民,30多年都忍了,怎么突然间一夜变匪?时势造英雄。这个世道,把他逼上死路,他想窝囊的活着都不行!

闲言少叙,帖归正题。

92开春,冯乡长的外甥郭宝财,强行圈占三所民宅,其中包括董家的房子。那两户村民,迫于郭舅的势力,只好忍痛割地,以求保全;唯独董家,据理力争。

原因是,那两户村民,或多或少象征性的得到了一些经济补偿;而郭,见董家好欺,分文不给。

其实,这三所宅院,原本就是董家的房产。董家,三代富农,解放后,土地改革,被教育、改造成贫农。董祥的右腿被“教育”瘸了、两儿一女被“改造”致死、媳妇因故病逝,家破人亡……

此后,董祥再婚,有了董震。董震的出生,令这个脆弱的农民家庭,又有了生机,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命运无常,世事难料。91年,西北干旱,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就在这节骨眼儿上,董震的母亲积劳成疾,一病不起。为治病保命,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那是董震攒的娶媳妇钱),又借了外债。最终,还是因无钱消费,被医院“请”出去,后,病死家中。遗体,埋在董家的田地(祖坟)。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转过年来,92年开春,郭宝财强占董家房产。董氏父子,遭郭暴打,被迫弃房,在自家耕地盖了间草棚,苟且安身。没多久,董祥就死了。

父亲横死,孝顺而又胆小怕事的董震,为自己的无能深感内疚,此后,四处告状、上访,未果。在这期间,郭强占董家耕地(扩修郭家祖坟)。董震,又去上访,返回老家后,施工队已开始动工;又去上访,返回后,发现自家的祖坟被推平……

案发当晚,董震抄家伙(刀),直奔郭宅。有人说,那刀是他从城里买的;有人说,是刘军(铁匠)打的;还有人说,是铡草刀改的。总之,就是把刀吧,具体啥样、怎么个来历,我也说不清。闲言少叙。

9点钟左右,郭家大院还亮着灯。一般来说,农村睡觉都比较早,今儿个是赶上有喜事儿。前些日,霸占三所民宅,而后,又强买半个院子。三所民宅中,包括董家的房产,那么,这半拉院子是咋回事儿?花分两朵,各表一枝。

董震上访期间,郭宅在原基础上又开疆扩土,吞并了邻居刘军的半拉院子,因,刘不太好惹,所以,没敢把事儿做绝,只强买半个院子,了事。此后,破土动工,豪宅落成。郭宅,那叫一个气派,正房、偏房、东房、西房、门房,院子大的能开进卡车。

今儿个,郭家排摆酒宴,请的是近亲好友。在场的,包括冯乡长和他俩儿子。这正是,天不公道,公道自来讨,冤有头,报应他为首,捎带全家老少,今天是,旧恨新仇一笔勾!

董震,手提单刀,“啪”“啪”“啪”扣打门环。郭宝财的叔辈兄弟,刚从墙边儿的茅厕出来,有点喝多了,晃着身子去开门。你问清楚是谁,再开门呀,“嘎吱”门开了,这会儿,才眨巴着眼睛问,“谁呀”。董震,并不答言,一把揪住他脖领子,“扑哧”一刀,人头砍下。随后,拎人头,进了院。

借灯光,透过窗户看,董震一眼就认出了,正当中坐着的是冯乡长,郭宝财和他爹站立两厢,提杯敬酒;冯乡长的俩儿子,挡酒助兴,“你先干了!”;其他人,跟着顺风接屁,“干了!干了……”董震进屋……

冯乡长,坐正座,脸冲着门,所以,最先看见董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礼品”可就到眼前了。董震,一抬手,“啪嗒”,将人脑袋扔酒桌上。刚砍的,够新鲜,从脖颈下,“噗”“噗”直往外冒血。“我地个妈呀!”,众人乱作一团,桌子也翻了、椅子也倒了,“哗啦”杯、碗、盘子散落一地,这个乱劲儿甭提了。

郭宝财,还真不善,先是慌了手脚,随后,回过神儿来,“哥几个,抄家伙!”,说着,拿酒瓶子。酒瓶子,还没等举起来呐,胳膊刚抬了半截,董震这刀可就到了。“扑哧”一刀,奔他前心扎进去,手腕子一翻,刀刃斜着,从他肩膀头出来。“啊……”,郭宝财,应声倒地,折腾几下,蹬蹬腿儿,不动了。

再说,冯氏兄弟。冯老大,弯腰,划拉把凳子,腰还没等直起来,董震的刀就到了,刀尖朝下,从他后腰眼儿扎进去,只见,冯老大翻身倒地,瞪着眼珠子,鼻子口冒血;冯老二,伸手要开立柜门(柜里有把猎枪),手还没等摸到立柜,董震的刀……

冯乡长,不顾丧子之痛,拔腿,奔门口便跑。腿,还没等迈过门槛儿,董震抢步上前,一把抓住冯乡长的裤腰带,将他举过头顶,冲天一刀,随后,刀锋乱舞……

长腿的、能跑的,都跑了。屋里,还躺着个活口,是郭宝财他爹。方才,郭老汉昏死过去,这会儿又明白了,开立柜拿枪,瞄准董震,按动扳机……

一把血淋淋的刀,堵在枪口上,枪口冒着烟,空气里掺杂着火药味……

我写的详细,一字一板;实际上,从董震杀人、进屋、再杀人,这个过程也就发生在几十秒钟。

闲言少叙。

董震,拎刀,直奔西边那间房(除正房外,西房还一桌酒席,多是妇女、儿童。)。一老太,拿把剪子,冲向董震,“我跟你拼了!”,被董震一刀封喉。老太,躺地上,五官挪移,面目狰狞,双手按住喉咙,但,血还是“噗”“噗”往外窜,不甘心死,一个劲儿地导气儿……

董震,将郭宅的人,刀刀斩尽、刃刃诛绝。此后,浪迹天涯,专杀警察。他认为,父亲被打致死,如果,警方及时出警、秉公执法……

警察,执法者。然而,当法律背离人民,当正义不再保护善良……

战斗数据分析:

智力☆☆☆☆

体力☆☆☆☆☆

耐力☆☆☆☆☆

防御☆☆☆☆☆

灵活度☆☆☆☆☆

心理素质☆☆☆☆☆

徒手搏击☆☆☆☆☆

常规武器☆☆☆☆☆(必杀技:嗜血狂刀)

高级武器☆

单兵作战能力☆☆☆☆☆

6.中国第六悍匪——王宗方、王宗玮(合称:喋血双雄)

中国十大悍匪之5-6董震、王宗方、王宗玮

这话还得从一个关键词说起——婴*汤。

本朝本代,发生这种事,你不要觉得震惊。其实,吃人肉的饮食文化,在中国由来已久。产妇胎盘,名为紫河车,有填精壮肾、返老还童之功效;婴儿,不仅味道鲜美,更是补中极品。打开历史看看,当某个疯贱zq完蛋的前夕,总会发生人人相食的惨剧,这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规律。

据吴启安先生统计,仅1950至1980这30年间,就有750万婴儿被吃。最初,货源主要来自产院,多是死婴、弃婴。后,发展到,院方将活婴暗中致死,令家属弃婴;甚至,以偷窃、抢掠、威逼、胁迫等手段达到目的。随着,吃风日盛、官多肉少,院方不能满足日益增大的供求量,致使盗抢婴儿事件时有发生。

失踪人口中,除婴儿(包括三周岁以下的儿童)外,成年人尤其青壮年的比例呈几何式上升。他们器官被取下来,卖给外国人(做器*官移植);血液,制成药品(如,人血白蛋白)。远的不说,就说近些年,有多少老外到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么多人体器*官从哪来的?谁能说清楚?谁敢说清楚?!

1983年8月25日,zy正式颁布《************》,地方zf闻风而动。霎时间,严打风暴席卷整个神州大地,史称“83大*屠*杀”。

民间盛传一种说法,严打的最终目的是——人体器*官。

为此,笔者几经辗转,找到与事件相关的当事人,进行调查、采访。

当事人(某退休警察),“抓的人,直接扔号里(k守所)。号里装不下了,扔笆篱子(监*狱)。笆篱子装不下了,借工厂的库。”

据某武警回忆,“基本上(大多数犯人),都没带铐子(手铐)。用铁丝,扎进手心儿,再从手背儿穿过来,绕手脖子几圈儿。”

我问,“那么多犯人,食宿怎么解决?”

答,“坐地上睡,一个挨一个跟黏豆包似的……”

犯人吃饭。直径1米7左右的大铁盆。盆里边是,连泥带沙的、稀里光汤的“八宝粥”。10个犯人一组,围粥盆站好,听见武警吹哨,下跪,弯腰,低头,将嘴贴近稀粥,舔食(规定,不能把嘴伸进盆里吃,因为,那样的话,吃的就多了,会超出zf的配额和预算。)。约么,半分钟,武警再吹哨,犯人停止用餐,起身,离去。接着,换另一组犯人,围粥盆站好……

另,据某武警所述,“装尸体的袋儿,是特制的,挺大,能装两三个人。为了省着用,把4、5个特别瘦的,装一个袋儿。胖点的和瘦的掺合着,也能进3、4个。记得,有个胖子(死*刑犯),挺有意思,向‘白大褂’(负责摘器官的)求情,想吃饱了‘走’。那胖子死沉,好几个人才抬动,这吃货占了大半拉袋儿……”

公布采访笔录内容,是为展现二王事件的历史背景,令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闲言少叙。

二王,即,王宗方、王宗玮。

王宗方很低调,不愿透露当年的事。难道,他曾在越*南*战场上,杀敌300多人、误杀平民1900余人,也要告诉你吗?

命运总是曲折离奇。王宗方退伍时,将一颗手榴弹,藏在行李卷中。扬言,“要是不给安排好工作,我就跟他们(民政局)拼了!”结果,被民政局安置办,安置在东北机械制造厂烧锅炉……

由于,对幸福生活的憧憬与渴望,他打消了邪念,用他的话说,“能有饭吃,啥都忍了。”

说这话,就到了83年严打。警方,暂借工厂,关押罪犯。

很多,这类临时监*狱的囚犯,不知身犯何律、法犯哪条,稀里糊涂地就吃了枪子或劳动改造(活活累死);极少数、幸运的,经明白人指点、贵人相助、好人说情、自己放血(送礼),而后,警方松口、撤嘴。就这样,少了块肉,捡了条命。

也该着出事儿。那天,王宗方路遇一伙警察,不容分说就把他“请”上车。

此时的战神,只想逆来顺受、苟延残喘的吃口饱饭,昔日的豪情早已被世俗的枷锁封印,他心里“咚咚”敲鼓,一个劲儿地问,“同志,我咋地了?我咋地了……”(关押在机床厂,临时监*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恐惧、绝望以及求生的本能,转化为一种歇斯底里的愤怒,这种愤怒犹如火山爆发,火石烈焰冲向战神的封印,嘟嘟嘟嘟,他的战斗数值已经突破了100000点,战神归来……

还没等王宗方发飙呐,“啪”“嗒嗒”“嗒嗒嗒”,一阵乱枪,枪声由远而近,“轰”,一颗手榴弹,炸开车间大门……

谁呀,这么牛逼?是,王宗方的亲兄弟——王宗玮!

姓名:王宗玮 性别:男 出生月日:1954.11.16

工作单位:机床厂 工资待遇:看着给吧(都旷工半年多了)

最喜欢的颜色:蓝色 最崇拜的偶像:凌国梁、耶稣

兴趣爱好:研究各类武器及野战、巷战技巧

经典语录:哥(王宗方),我真没拿(你的手榴弹),你再好好找找。

警方,借机床厂车间,关押囚犯。工人放假、回家,因工作需要,电工、库管留厂。

武警用枪逼着犯人,从大解放(车)下来,往车间走。这个过程,被电工陈某看见,并认出犯人堆里的王宗方。陈与二王,关系不错,于是,借故离厂,跑去报信。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见王宗玮奔厂门来了,俩武警迎过去。一武警,用枪比划,“你找死啊?不知道,这是啥地方啊?!”;另一武警,拍打着王宗玮的脸,“嘿,跟你说话呐!”

他们致命的错误,就是没和悍匪保持安全距离。后悔药没处买,说是迟那是快,王宗玮出手如电,掐住一武警的脖子,手腕子一较劲儿,“嘎巴”,拧断他脖子,同时,抬腿一脚,踹折另一武警的四根肋骨,把他踹飞出去10多米远。紧接着,捡起断脖子那主儿的枪,向门卫扫射,边开枪边往前冲,杀进厂内。整个过程,也就发生在3、4秒钟。

中队长韩某,趴门房桌子上睡觉,听见响动,醒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王宗玮已到近前……

王宗玮,一手拎着“挡箭牌”(韩某),一手端着枪,杀奔三号车间(关押王宗方的车间)。子弹打光了,就近捡起武警尸体旁的枪,继续射击;又打光了,就近捡起武警尸体旁的枪,继续射击,向目标逼近……

厂门至三车间,不过百米路程,这段路上,70多个武警的尸体,横七竖八。

此时,毫无防备、被打蒙了的警方,回过神儿来,开枪还击。尽管,韩某像杀猪一样嚎叫,“别开枪!别开枪……”,警方哪还顾得上他呀?!

由于,伤亡惨重,军心动摇,乱射一阵后,半数官兵,四散奔逃。只有,部分残兵,“坚守”阵地。有的,躲树后边,朝天空胡乱放枪,有的,干脆趴地上装死……

毕竟,兵多匪孤,众寡悬殊。乱战中,韩某挂了;王宗玮,胸部、腹部、大腿等处中枪。他在流血,他的血是热的,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无以言表的快感令他更加疯狂,他就像一只流血的雄狮,怒吼着扑向猎物……

“嗖”,王宗玮,扔出宝贵的手榴弹……

别看,当官的,放狠话,“坚守阵地!”,可是,一见冒烟的家伙奔自己飞过来,他跑得比刘翔还快;有那个,“坚守”阵地的,紧贴着“刘翔”屁股跑,心里暗骂,“守你妈B!”

“轰”,车间门,被炸开。(接上了,前文,“没等王宗方发飙……”)

王宗方,不愧是战神,单凭枪弹和爆炸声,已对警匪战况了如指掌。这种声音,胜过人世间一切动听的乐曲;兄弟间的心灵感应,更令他确信……

此时不发飙,更待何时?!王宗方,两臂一晃,“嘎巴”,手铐断裂……

这会儿,囚犯如潮水一般冲向车间大门。监*狱管教(车间内的武警),先是鸣枪警告,“蹲下!都蹲下,别动!”,而后,开枪扫射。

局面已失去控制,囚犯踩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向前冲锋……

王宗方,在人墙的掩护下,与武警短兵相接……

王宗玮,往里杀;王宗方和战友,向外闯;武警,被夹在当中。警、犯,都混成一锅粥了……

同时,其它车间,也发生了暴*动,战场迅速扩大,连成一片。枪声、嘶喊声、哀嚎声……(混乱、壮观的场面,无法用文字形容。)

警方,残兵败将,且战且退,士气全无。兵败如山倒,当官的呼之不灵、说话等于放屁,支队政*委赵某、指导员孙某等,被败退的兵卒和囚犯活活踩死……

发表评论


2 + 12 = ?